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空难索赔头脑风暴要不得
媒体来源: 律师博客
    韩亚航空旧金山坠机事故自发生以来,一直受到世界各方的强烈关注,特别是一些学者、专家、热心人士建言献策、积极推进,对于空难索赔的法律依据、管辖权、索赔数额等,都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与看法。这不仅表现出了各界人士对这次重大航空事故追究到底的决心,同时也展现了国民对于生命与安全的尊重与敬畏,值得称赞。但是,我认为,为了使受损乘客的利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空难索赔,应该客观、全面地看待,头脑风暴要不得,原因如下:

    一、事故原因未查清。 空难事故原因的调查时间之长,程序之复杂,涉及人员之多,调查结果并非一蹴而就。一般情况下,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调查时间最短也需要一年。目前,空难调查工作正持续展开,根据有关当局已经掌握到的黑匣子、飞行员、乘客与目击者的证词,事故原因极具综合性与复杂性,出事飞行机组的操作失误、飞机本身的缺陷,如发动机、导航装置、自动油门、机尾、机翼以及机场设备出现故障等,都是导致这起事故发生的关键因素。因此在事故原因还未根本查清之前,切不可片面地对整个事故的法律适用及管辖地妄下结论。

    二、责任主体待落实。据媒体报道,7月19日,加州圣马特奥郡法医富克罗特和旧金山消防局长怀特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韩亚空难中16岁的中国女学生叶梦圆,死于消防局的救援车碾压。富克罗特说,叶梦圆在被碾压之前还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事故的调查进展,韩亚航空空难中越来越多的事实和细节被曝光,责任主体也逐渐明朗化。航空公司、机长、飞机的制造商、发动机生产商、尾翼制造商、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航空管制机构、美国旧金山消防局等都有可能成为受害人空难索赔的被告。因此到目前为止,责任主体仍然是不明确、不完整的。

    三、法律适用不明确。准据法的选择对于受害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需综合多方因素,确定最优索赔依据。由于空难事故发生的原因与责任还未明确,索赔的准据法自然不能草率定论。这次空难,涉及中国、韩国、美国三国的法律依据,各个国家具体情况不同,对于人身损害赔偿诉讼的程序法与实体法都有不同的规定。考虑到受害人不同的伤情、不同的伤害程度、不同的国籍,准据法的援引必须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能一概而论。另外,中国、韩国、美国三国都是《蒙特利尔公约》的缔约国,对于公约的条款都已确认,而《蒙特利尔公约》也对承运人的责任包括赔偿范围与赔偿限额有相当明确的规定。因此,除了这三个国家的国内法可以适用之外,《蒙特利尔公约》同样也是考虑索赔的主要法律依据。

    四、管辖地点需确定。根据《蒙特利尔公约》第33条的规定,此次空难损害赔偿诉讼的管辖地主要有承运人住所地、主要营业地、订立合同的营业地、目的地、发生事故时旅客的主要且永久居所地。虽然美国既不是起始地,也不是经停地,也不是主要营业地和最终目的地,购买往返机票的旅客的人身损害赔偿诉讼有可能会被美国法院驳回。但是,在空难事故的原因与责任人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为管辖地的确定下结论未免为时尚早。因为,美国作为此次航空飞行过程中所涉及的一个关键地点,同时也是侵权行为的发生地,无论如何都与事故的发生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况且,由于事故的原因还有可能与发动机、飞机本身的设计、旧金山机场设备故障等有关,因此,对于那些购买往返机票的旅客来说,完全可以选择美国为管辖地。

    五、实体法律应精准。究竟适用何种具体的法律规定,必须考虑受害人的受伤程度以及受伤原因等多方面的因素,针对不同程度的受伤者,如因空难事故死亡、致残、受伤,或者是存在潜在的伤情、精神损害等不同情形,将会有不同的法律依据、赔偿原则、赔偿范围、赔偿标准与赔偿数额。因此,实体法的选择与适用应该力求精准与恰当,以达到最大范围地赔偿受害人的物质损失与精神损失的目的。在这里,需要特别提醒受害人注意的是,若选择适用《蒙特利尔公约》进行索赔,根据公约第31条第二、三、四款的规定,行李损失异议,至迟自收到托运行李之日起7日内提出;货物损失异议,至迟自收到货物之日起14日内提出;发生延误的,必须至迟自行李或者货物交付收件人处置之日起21日内提出异议。且任何异议均须在前款规定的期间内以书面形式提出或者发出。除承运人一方有欺诈外,在前款规定的期间内未提出异议的,不得向承运人提起诉讼。因此受害人需要根据不同的损害情形,务必在公约规定的期限内,提起异议,以免丧失索赔的权利。

    总而言之,我认为,就现阶段而言,事故原因、受害人的伤情、事故责任主体、准据法的适用、管辖地的选择、实体法的运用,如此众多因素悬而未决,最终的赔偿标准与赔偿数额理所当然也不能片面定论。此次空难索赔必须建立在全面的、客观的事实和准确的法律依据之上,必须要查清事实,理清法律,理性索赔。否则必将适得其反。
媒体来源:[文章]
(C) 律师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