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4S店对故障轻描淡写 消费者驾乘"长安志翔"上演惊魂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法制周报记者何剑 文/图
  2009年11月6日下午6时许,周斌开着弟弟周小虎刚刚买来的长安志翔轿车,载着父亲周明厚、弟弟周小虎等一起,前往长沙火宫殿吃饭。大家的心情不错。
  然而,大家的好心情很快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搅黄了。
  在车行至开福区伍家岭波隆立交桥时,由于前面堵车,周斌试图将车从较堵的一条道转到前面尚有空间的另一条道,就在周斌驻车时,惊险的一幕出现了:周斌将制动杆挂在P挡(驻车和停车挡),车子却仍在往前面移动。而就在不到一米半的地方,正停着同样被堵的车辆。
  吓呆了的周斌只得赶紧刹车。
  “当我下车的时候,腿都是软的了”,周小虎对《法制周报》记者说,“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离前面的车只有几十厘米了,而右边离护栏不到2厘米。”
  “如果不是我哥处置及时,我们一家人也许就全都报销在这场意外中了。”周小虎说,桥上虽然有护栏,但一旦撞上去,护栏根本就起不了拦阻作用,不仅我们一家人会车毁人亡,还会殃及到其他汽车,后果不堪设想。
  周小虎购买的是一辆排量为2.0的自动挡新轿车,到事故发生时,刚满14天。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一辆新车出现如此惊魂一幕?随着周小虎的讲述及记者的采访,答案渐渐浮出水面。

  买下试乘试驾车
  27岁的周小虎,十年前随同父兄从河南信阳,来到湖南,在一些高档酒店做餐饮的配套生意。目前,他们家的煨汤业务,已经在长沙、常德一些大型酒店拥有不少的客户。不仅在长沙买了房,哥哥周斌还买了一台长安悦翔的轿车。
  一来二往,周小虎与长安天潮4S店的业务销售员童华也成了朋友。一个多月前,周小虎对童华说,自己也想买一辆长安车,但童华告诉他当时没有货。10月16日,周小虎突然接到童华的电话,说有一台长安志翔2.0的车,“做过试乘试驾,性能还可以。”
  “他告诉我,买试乘试驾车,价格会有相当大的优惠。”
  10月18日,周小虎与周明厚、周斌一起,来到位于中南汽车世界的长安天潮4S店查看车辆。大家在看过车后,周小虎当即表示满意,愿意购买。
  下午,周小虎与4S店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以84800元的价格成交。4S店方面承诺,将按正常车辆的方式,为该车提供售后服务。
  “这台车,他们的原价是115800元,最后他们谈下来,包括税费、保险一起,以84800元全包的形式,卖给了我。”
  由于当天下午签完协议后,银行已经下班,到次日才办理完转账手续。
  “由于他们试乘试驾,车内有些东西已经不是新的了”,周小虎说,当时约定共有7个项目需要维修,但到22日提车时,“他们搞了3天,结果还是只有一部分做了,一部分还没有做。”
  当天下午,周小虎还是将车提了回去。

  上演惊魂一幕
  周小虎就住在中南汽车世界Q15栋,离长安天潮4S店不到一公里。将车开回家后,周小虎将车子停在楼下,家里人放完鞭炮,周小虎就发现,车子点火打不起来了。
  “刚买回来一台新车就出了问题,发不动了,你说那个郁闷要怎样形容!”
  周小虎就在车上给童华打电话,将车子的情况说了一遍。“不久后,4S店来了一位师傅,修了一会还是没有修好,但可以开动了,他便把车子开回到4S店去了。”
  23日上午,周小虎来到4S店提车。修车师傅称,可能是挡线掉了,导致乱挡现象出现,但现在没有配件可以换,只能修一下。当天,周小虎和家人一起,开车回到河南老家,但就在回到长沙后,周小虎又发现,发动机灯始终亮着黄灯。
“我再次打电话给童华。童华这个时候才告诉我车子故障的真正原因。”周小虎说,“童华在电话中对我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坏了两个配件,等厂家的配件到了之后再给你换’。”
  “但直到现在,发动机仍然有问题,还是亮黄灯”,周小虎发动车子后,指着发动机显示灯对记者说。
  从河南老家回到长沙后几天,便发生了本文开头提到的惊魂一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周小虎仍一脸惊愕。他回忆说,事故发生后,他们才发现,除了一个L挡(爬坡挡)外,其他所有的档都已失效。
  随后,周斌要周小虎立即给童华打电话,童华要他将车停在原地不动,店里派车来拉。
  “当时,我哥用爬坡挡,慢慢地开,就是把油门加到底,也只有30码,看到还能开动,便没有要童华来拖车了”,大概开了40分钟左右,终于开到家。
  在车子停稳后,想移动一下车子,结果发现再也打不着火了。7时左右,周小虎便开始拨打长安天潮4S店24小时维修服务电话,要求公司派人来处理。当天晚上8时半左右,4S店来人将车拖走了,并开了一张拖车单。

 

  将车推到4S店堵门
  第二天(7日)上午8时50分,周小虎来到4S店。这时,他看到在没有征得他同意的情况下,工人正在对汽车进行修理。“我要求找主管,但连着叫了三遍都没有人理睬我。”周小虎见此情形,当即走上前去将车钥匙拨了下来,“你们不要修了!”
  周小虎说,直到9时24分,仍没有人与他来进行交涉。“这个时候,我已经很生气了,便把车推到维修部的大门口,将一个门都堵死了。”周小虎的过激行为,终于引起了4S店管理方的注意,提出可以协商。
  周小虎将车移开后,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换车;二是赔偿2万元损失费,车由自己修;三是由4S店写个保证书,确保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故。
  没有得到回应。
  周小虎再次采取另一个极端方式争取注意力。“来了顾客,我就去给人家讲我的事故车。”直到这时,店方提出了另外一个解决方案:同意修车,多送几次保养。
  这个方案没有得到周小虎的同意,当天下午2时左右,周小虎和周斌将两台车分别堵在维修部的进口和出口处,要求进一步交涉。还是没有结果,但周氏兄弟将车子移开了,周斌提出,同意维修,但4S店必须将前面几次维修记录提供出来。
  作为车主,周小虎没有同意哥哥周斌的方案,他还是坚持原先的要求。
  “负责和我交涉的彭雁归(音),答应在星期一(11月9日)下午5点前给我答复,但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没有找我谈。”
  8日下午,周小虎找到彭雁归询问进展情况,“他们给我的答复还是修。我告诉他们,第二天我就会走程序(投诉)。”
  9日上午,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一姓李的工作人员来到4S店,对周小虎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
  11月10日,4S店给周小虎的汽车换了挡位线。

  消费者称4S店对故障轻描淡写
  “买长安到天潮,天潮服务好”,在蒋芝芬递给记者的名片背面,印有该公司的统一用语。核心词是“服务好”。
  11月13日,记者来到长安天潮4S店进行采访时,销售主管蒋芝芬出面接待。显然,她对周小虎将相关情况投诉到媒体早有准备,周小虎在9日下午提出的他将“走程序”,指的就是要将此事公之于众,在本报记者前往该公司采访时,另外两家职能部门工商和质检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已到公司做过调查。
  蒋芝芬表示,尽管公司销售给周小虎的是一台试乘试驾车,但“按正常车办三包手续”。周小虎将此理解为,他所购买的车同样应该是一辆“好车”,与其他新车一样,应享受到优质的售后服务。
  “这个车原价115800元,优惠幅度将近5万元”,蒋芝芬说,小毛病肯定是有的,不能保证是很完美的,因为曾经使用过,车况可能比别的车要差一点。”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