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原资兴煤炭局干部引资千万成阶下囚 招商引资惹祸端?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法制周报 特约记者 李华平、刘建
  郴州,雄居湖南省南部,与广东接壤。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的后花园,亦有人称“港奥粤后花园”,郴州有着太多的地理与资源优势。
  郴州市委市政府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优势,自2002年以来,特别是近几年,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其间虽有震惊国内外的“官场大地震”,仍无损其招商引资的辉煌成效。从某种意义上说,官场腐败与经济发展,存在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微妙关系。何况,沿海企业内迁,是资本选择中的必然趋势,非人力可以改变。
  尽管官场余震未断,郴州已从挫折中站立起来,重振雄风。
  郴州反腐取得阶段性胜利,广大干群一片欢呼声。但有一起案子,引来了不少争论——那就是资兴市煤炭局原党组副书记肖定武涉嫌“受贿”案。因为,该案与招商引资有关,更与招商引资中的“中介费”有关。经济活动中出现“中介费”,是正常的市场经济行为。为什么作为支付劳务信息费的一方没有定为违法,笑纳“中介费”的诸多人员皆理所应得,相安无事,而惟独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肖定武涉嫌犯罪呢?很多人为此不解。
  2009年7月12日,肖定武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他不服判决上诉。2009年9月17日,郴州市中院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对部分事实的认定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近期资兴市人民法院将再次开庭审理此案。


  林业局“小地震”引出肖定武案
  肖定武,男,今年53岁。资兴市煤炭局原党组副书记。
  朱全娥是肖定武的妻子,今年50岁,资兴市林业局一般工作人员。对于肖定武的案子,她认为很冤枉:“我们为资兴市招商引资进来1000多万,却落个这样的下场,真是不值得。”一年多来,朱全娥四处奔走,为丈夫呼吁,但收效甚微,“有功之臣,竟变成了罪犯,我想不通!”
  据资兴市煤炭局党组廖书记介绍:肖定武是2002年从林业局木材公司调到市煤炭局的,为人随和,工作比较细致。廖书记说,肖定武当初向局里汇报过招商引资的事,但具体的操作是肖定武跟进的,局里不大清楚。后来,是作为煤炭局与林业局共同的引资项目报上去的。
  招商引资之事发生在2006年,而肖定武是2008年林业局机关“小地震”牵涉进去的。
  朱全娥说:“大约是去年5月份,资兴市林业局局长宋福文,及下属站长、工作人员等10余人被‘双规’。到了6月21日,因我丈夫曾经介绍过云南一家公司购买林地,与林业局有关联,也被纪委‘双规’。”
  据权威资料,宋福文于今年7月24日,经郴州市中院二审裁定,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入股’及收取现金的方式,共收受他人现金99020元……”为由,维持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的原判。其他相关人员也收到了相应的惩处。
  知情人士透露,林业局所谓的反腐败“窝案”,不排除有政治斗争的嫌疑。而肖定武被牵涉进去,实属无奈。


  使人眼谗却棘手的“中介费”
  事情得从2006年4月说起。
  据一审判决书:“2006年4月,被告人肖定武经其同学傅启程(系海南省文昌市建材公司经理)介绍,联系了云南九州财富林业有限公司购买资兴市滁口林场林木。肖定武将此事向资兴市煤炭局及资兴市林业局有关领导作了汇报,该项目经向资兴市人民政府请示汇报,被资兴市人民政府确定为本市的招商引资项目,并作为资兴市煤炭局和资兴市林业局共同的招商引资项目,资兴市煤炭局方则指定肖定武负责该项目……2006年6月8日至7月13日,资兴市滁口国有林场以每亩1000元的价格转让了8000亩林木给云南九州公司,在办理《林权证》过程中,九州公司为感谢被告人肖定武等人对该项目的支持,决定以劳务信息费的形式给予肖定武等人好处费。”
朱全娥说:“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傅启程是肖定武中南林大的同学,他认为肖定武曾经在林业局工作过,熟悉那里的情况,就把云南九州公司介绍来。肖定武利用节假日时间,穿针引线,把事情弄好了。2006年4月15日,云南九州公司与资兴市滁口林场签订了《林木转让及管护合同书》。合同基本确认后,肖定武口头向煤炭局领导做过汇报,为完成任务而确定为招商引资项目,后又确定为林业局与煤炭局的共同任务。《资兴市招商引资项目引进人申报表》是2006年8月30日煤炭局申报的,明确该项目的引进人是肖定武。并注明,如有奖励,全归肖个人。”
  肖定武在被讯问时交代:九州公司负责人卢某在合同签订过程中多次透露,这单生意做成后,会有一笔“信息中介费”,具体是多少,肖定武没问,卢某也没有说。事后,卢某说公司规定发生变更,取消了“信息中介费”,这笔钱就以“管护费”的名义打了过来。
  交易完成后,九州公司将答应的“信息中介费”96万元打进管护费中,肖定武分得27万余元。其余部分,除报销招待费、缴纳税收等外,为云南公司的人与傅启程等人所得。
  朱全娥说:“当时并没有想过,这笔钱会有什么不对。”

 


  招商引资是“职务行为”吗?
  严格地说,招商引资不是政府部门的“法定职责”。
  现实生活中,地方政府为了当地经济发展,制定一些相应的对策,吸引外地资本进入本地投资。这也说得过去,但真理往前一步就是谬误。个别地方,层层摊派,把指标量化到下一级政府、部门,并制订奖罚措施,就未免过当。
  肖定武在接受检方讯问时说:“因为资兴市委市政府每年对市属各个科局下了招商引资的任务,2003年至2005年我们没有完成招商引资任务,被市财政局连续三年扣了局里的办公经费。我觉得如果这件事成功了也算是我们局里的招商引资任务,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陈甲才局长,是为了得到他和局里的支持。”
  据查,《中共资兴市委、资兴市人民政府关于招商引资目标管理考核和项目引进人奖励的暂行规定》(资发[2004]5号)文件明确规定:“凡未完成年度招商引资任务的单位,扣除其办公经费的10%转为市招商引资专项经费。”
  事实上,在项目落实阶段,肖定武确实被指定以政府的名义,进行考察活动。
  资兴市招商合作局副曹副局长证实:招商引资项目是由各单位自行申报的。这个项目很快落实了,我们没有跟踪。政府没有进行奖励。因为,每年的奖限制在60万以内,且要经过考评小组严格的评审。一般的项目,很难得到奖励。
  肖定武的辩护人、湖南闻胜律师事务所主任胡勇平说:“就九州公司而言,以政府的名义引进更有利于公司在当地的发展。”
  肖定武的所有差旅费、招待费都没有在煤炭局或者林业局报销。他为此花费了4万余元,此项开销是在“管护费”到帐后报销的,有些则是林场蛮的单。胡勇平律师说:“与其说是政府的招商引资行为,不如说是肖个人的中介行为。如果不是资兴市政府和招商局对各机关有招商引资的任务的话,本次对九州公司的招商引资完全和资兴市煤炭局无关。行贿与受贿是一种互为条件的对偶性犯罪,没有行贿就谈不上受贿。同样一笔钱,同样都是信息中介费,拿在被告人肖定武手里面就算受贿罪,拿到卢骐、傅启程等人手里不但不构成犯罪,而且是合法的收入,这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了的。”


  招商?参股?政府官员脱不开的干系
  肖定武还有一个罪名:职务侵占罪。
  2006年6月,肖定武又先后介绍木材老板袁某、鑫达林业有限公司转让林地给九州公司,九州公司与刘某开办的玖玖林业公司签订了《林木基地管护合同》。据调查,玖玖林业公司系刘某等本地有一定社会关系的人,及云南公司的业务员共同创办。肖定武的妻子朱全娥以其名义入股3万元。
朱全娥对记者说:“云南公司考虑到我们对他们有过帮助,且林木基地总得有人维护,所以请了我们。”
  在此过程中,刘某等人商议两次多报林地购买价格,套取九州公司资金若干万元,肖定武一家共分得23万余元。
  无论是肖定武,还是朱全娥,都属于国家公务员,是不能参股公司运营的。其行为显然违背了法律与政策规定。然而,胡勇平律师认为:“参股公司确实违背了规定,但这两笔收入的性质可以看作是‘中介费’,而且肖定武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夫妻俩对公司的运营一概不参与。”
  其实,机关工作人员参股公司,在资兴市不是个案。上面提到的宋福文一案,也有参股公司的经历。显然,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入股公司是不切实际的。而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招商引资也可能是一句空话。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招商、参股,拿回扣、得奖金,成了政府官员挥之不去的诱惑与陷阱。
  有匿名人士告诉记者:凡重大招商项目,无不与主要领导有关。所以,奖金大部分为领导们所得了。如前资兴市市委书记黄某因滥用职权、受贿被追究刑事责任。某年他与另一领导引进的一个水电项目,政府奖励达30余万,他们两人平分了。此年,政府奖励的资金,共是40余万。不过,因经过了评审程序,在追究时,此笔款项没有被定为非法所得。
  郴州大地虽然资源丰富,但广大民众并不富裕。先富起来的,自然是矿老板、公司老板,与少部分政府官员了。郴州官场地震,乃至资兴林业局的小地震,还有前资兴市市委书记黄某案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其中必然有着他们生存、发展的土壤。而且,这些土壤不是一场官场地震能够一“震”了之的。

 


  政府招商引资,是耶?非耶?
  肖定武一案已进入再审程序,罪与非罪,人民法院自会做出公正裁决。
  但这起与政府招商引资有关联的案件,恐怕很难一下子淡出人们的视野。有些地方官员,信奉“数字出官”,不重实绩重数字,为了彰显自己的政绩,拍脑袋定指标,然后层层摊派,把指标量化到下一级政府、部门,一级一级压任务,还美其名曰“落实责任制”。此类现象值得我们反思。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表面看,问题出在硬性摊派上,根子却是好大喜功的政绩观在作祟,其中不乏私心杂念。对上应付汇报、检查,对下彰显权利、突出自己的业绩,并为重奖自己做好“铺垫”。
  招商引资政策,作为一种发展策略,广泛调动社会力量,本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衡量一个单位、一个部门的招商引资业绩,应该看综合指标,看其为招商引资工作有哪些贡献,不能单纯看具体引进多少资金。各司其职,为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保障,才是发展之道。一个市县、一个地区要形成合力,关键在于各单位、各部门扬长避短,尽心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安监部门能确保本地生产安全无事故,市容局长能确保环境整洁舒适,人民法院能依法公正地裁决,就是在为当地招商引资做贡献。
  将非职务行为强加到干部身上,不仅破坏了政治生态环境,还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的和谐与发展,混淆了是与非、罪与罚、正义与邪恶的原则性标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更是把广大干部及其作为置于政治与法律的灰色地带,并给居心不良的个别当权者预设了腐败的空间。这样的教训无须举出实例。
  诚如辩护人胡勇平律师所言:如果资兴市政府没有对各机关强制分配招商引资任务,肖定武的个人中介行为,还会构成“受贿罪”吗?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