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探秘数亿元"窟窿"的都市村庄

 

    核心提示

  郑州市陈砦村最近出了个“史上最牛不差钱的村主任”,他被指涉嫌贪污、侵占村集体资产3.8亿元。

  《法治周末》记者深入该村调查发现,在这个数亿元“窟窿”的都市村庄背后,折射出的却是当下部分村级资金的管理乱像。

 

  法治周末记者 孙继斌 发自郑州

 

  陈砦村最近被曝出了个“史上最牛不差钱的村主任”。

  地处河南省郑州市北环的庙李镇陈砦村,是郑州最大的“蚁族”聚居地,也是河南最大的城中村。

  近日,有知情人通过网络发帖举报称,该村原村委会主任陈来运等相关责任人,被审计部门审计出在任期间,涉嫌贪污、侵占3.8亿元集体财产,总违规违法资金达6亿多元。

  经媒体报道后,舆论一片哗然。

  《法治周末》记者深入该村调查,试图揭开这数亿元“窟窿”都市村庄的神秘面纱。

 

不安

笼罩在陈砦村

  陈砦村,虽说是个只有0.65平方公里的村子,但它的名气可不小。它的名气,远了说,是因为花卉批发市场而全国闻名;近了说,它是河南省郑州市最大、最有名的“蚁族”聚居地。

  记者去陈砦村采访,打车之前,还在犯嘀咕,去一个村子,司机知道路吗?上车后,记者向司机重复了两遍去陈砦村,司机二话不说开车就走。过了郑州市北环,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大道边停了下来,司机说这就是陈砦村。

  记者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司机搞错了地方。

  眼前的景象,哪里有村庄的影子?明明就是繁华的都市!宽阔的道路两边高楼鳞次栉比,店铺林立,各种车辆穿梭往来。

  但这确实就是陈砦村,郑州著名的都市村庄。

  记者来到该村村委会,没见到村主任陈来运和村支书宋书保。便与一位村民和一位村干部聊了起来。

  这位村干部说,陈砦村表面上看似平静,实际却矛盾重重,潜伏着不安和危机。而这种不安和躁动,缘于2007年。这一年,开始有人举报村主任陈来运。

  而后两天的采访,记者发现,不安和焦虑确实充斥在一些村干部的心上,甚至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停职

敏感期作出的决定

  2010年3月5日,陈来运突然被宣布停职。

  这一天正好是全国人大会议开幕的日子。上午,庙李镇的书记、镇长等干部来到陈砦村,在村两委会议上,宣布村委会主任陈来运停职。

  两天后,在全村党员和村民代表会议上,这个决定被正式公布。

  两次会议,陈来运都没在场,举报事件的另一个核心人物———村委委员王玉杰也不在场。

  2005年,陈来运当选村主任,在这之前,他是村支部委员和村属企业———北环实业总公司的总经理。后两个职务是否也在停职的范围,镇领导和村干部的说法不一。

  人事问题历来最为人们所乐道,陈来运被停职同样在陈砦村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但它并没有像镇领导事先预料的那样严重。

  既没有激烈的群众上访,陈来运也没有过度的反应。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这一天迟早要到来。

  在宣布陈来运停职的同时,镇上决定成立由镇长任组长、纪委书记和副镇长任成员的工作组进驻陈砦村。

  纪委书记刘燕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工作组的职责是负责维持村里的稳定和理顺各种关系。

  对决定陈来运停职,镇上给出的停职理由是“因为健康原因,陈来运本人不想干了”。

  但举报人王玉杰说,真正的理由是迫于他们的上访压力。

 

揭底

表兄弟举报100余次

  陈来运和今年46岁的王玉杰是姑表兄弟。王玉杰在2008年当选村委委员,协管村镇建设和宅基地的工作。

  据了解,在2005年,王玉杰竞选过村委委员,没有成功。2008年,王玉杰竞选村主任,但又败给了陈来运。

  对于为什么领头举报自己的表兄陈来运,王玉杰的说法是,一些群众认为他年轻、有正义感。

  陈来运则认为,是自己当村主任期间,因用地和催要租金,在两三件事上公事公办得罪了王玉杰,而且2008年村主任选举,他赢了王玉杰。

  陈认为王玉杰告他的目的是为了报复他,并觊觎村主任的位子。

  历史的恩怨别人很难说得清。

  但一个确切的事实是,从2007年3月开始,在掌握了一些证据后,王玉杰等人开始向镇、区、市、省几级相关部门反映陈来运等人的经济问题。累计举报100余次。

  这期间,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中原区检察院都曾介入此案,后来都没有了下文。

  王玉杰认为举报很难,一些办案单位似乎有难言之隐。但可靠的消息是,陈来运挪用北环实业800万元归个人企业使用已经立案。

 

审计

涉及问题资金几个亿

  2009年11月,郑州市政法委成立了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为主的“11·2专案组”,彻查陈砦村的经济问题。

  受郑州市公安局委托,2009年12月初,河南华颍会计师事务所分账目、合同、实物三个工作组,进驻陈砦村,对该村2004年至2009年3月的财务账目及所属相关企业的账目进行司法会计审计。共历时40天。

  审计、鉴定涉及七个单位,除了村委会,其他六个单位都是企业,即:北环实业总公司、陈砦房地产、陈砦股金会、北晨房地产、陈砦冷库、陈砦园艺公司。

  “整体印象,村里财产混乱,缺乏监督。”审计单位给陈砦村作了这样的评价。

  审计报告指出,陈砦村财务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6项。

  其一是资金管理不善,涉及金额3.8亿元,而这,在帖子中被发帖者称为“涉嫌贪污、侵占3.8亿元集体财产”。

  另一个审计出来的严重问题,是集体资产流失1.35亿元。

  报告披露,陈寨村所属企业陈寨园艺成立于1998年,2009年4月注销营业执照,没有资产清算报告,5994万元资产以及636万元花木去向不明。

  同时,村属企业北晨房地产成立于1997年3月,注册资金1111.7万元(陈砦村村委投入资金1104万元,北环公司投入7.4万元)。至今未见陈砦村委会、北环公司有退股、转股等手续,可目前,北晨房地产开发公司已归个人所有。

  流失的集体资产还有,陈砦村股金会外借款中有五户金额达5843万元,均为三年以上呆账,其中,维孚管道公司借款44万余元,已达9年,包装材料公司借款1500万元,已达8年,园艺公司借款3160万元,执照已注销。

  最终,审计报告对陈砦给出的总体印象是:缺乏健全有效的监督机制;缺乏健全有效的内控制度;资产不实,资金管理使用混乱;财务管理混乱;资产管理混乱;会计核算混乱;银行开户、会计科目、会计账户使用混乱。

 

监督

对村属企业成空白

  在村民的众目睽睽之下,陈砦村村干部到底如何玩转了这么庞大的资金?

  记者查阅该村村委会制定的《村民自治章程》发现,章程中对如何监督村委会、财务管理、村务如何公开、合同如何签订都有相应的规定。

  对于财务公开,章程中规定:建立健全民主理财制度,管理本村财务,定期向村民报告财务收支情况,并接受镇政府的财务监督;理财小组负责监督村内财务工作,村内财务支出实行双签制度,由村支书和村主任共同审批后,经民主理财小组审核认可后方可入账。

  关于村务公开的内容,自治章程也规定:征地款、固定资产、基本建设投入情况;村集体经济收入和村民上交各种款项的收支情况;集体企业项目、土地承包金收缴情况等。

  虽然有如此多规定,但在王玉杰和另一个举报人兰秦岭看来,这都形同虚设。54岁的兰秦岭从1991年到2008年当了多年的村理财小组组长。他说,理财小组有名无实。

  兰秦岭说,按规定,村里30万元以上的项目都要经过理财小组,账目应该日清月结,但都未按要求办。每月的账,不让看具体账目,只是给张表,让他们签字。

  记者发现,审计反映出来的问题还出在企业的监管以及企业与村委会的资金往来上。

  对于村里企业和陈来运的个人企业之间资金互动之事,村支书宋书保和陈来运都不否认。他们说,都是临时借用,属于拆借性质,时间都很短,而且不付利息。陈来运说,这些事他都和宋书保商量的。对此,宋书保也承认。

  鉴于宋书保和陈来运间的关系,王玉杰的举报不仅指向陈来运,也指向了宋书保。对于被举报,在记者面前,宋书保也不避讳。

  记者再次翻阅《村民自治章程》时发现,这些年来,陈砦村有那么多的企业,但对这些村属企业如何监管企,章程中没有列出专章专节予以规范,分散在章程里的相关规定也语焉不详。

  “陈砦村潜伏的危机和风险应当引起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华颍会计师事务所的汇报提纲如是说。

 

  来源:法治周末

     http://www.legaldaily.com.cn/zmbm/content/2010-05/20/content_2148535.htm?node=7568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