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婚姻家庭咨询师 走俏"婚恋危机族"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佳 法治周末记者 郭素凡

 

  “侯老师,谢谢您!是您挽救了我的婚姻!”黎新(化名)拉着侯志明的手久久不放。

  侯志明,资深婚姻家庭咨询师,曾经多年在妇女报刊从事婚姻家庭的研究和报道工作。黎新是侯志明接待过的众多求助者之一。

  一年前,经过侯志明的咨询、疏导,黎新成功地度过了和丈夫的情感危机。现在,一家人和和美美,儿子也在今年考上了大学。今天,她是专程赶来向侯志明致谢的。

  看着神采飞扬的黎新,侯志明感慨道:“婚姻家庭咨询师,的确是一个神奇而又富有魅力的职业。”

  从2007年这一职业“诞生”之后,三年来,婚姻家庭咨询师的数量不断增加,覆盖地区也由刚开始的几个大城市逐渐扩展到9个省市。与此同时,接受咨询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这似乎意味着,婚姻家庭咨询开始越来越成为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谁来帮帮我”

 

  程乐(化名)今年28岁,是北京某区的公务员,最近正为自己的婚姻大事烦恼。“男朋友条件不错,我们认识快半年了。这两天,家里老催着我结婚。结吧,总觉得还不是很了解对方;不结吧,又觉得年龄不小了,而且也怕错过机会。这事太烦了,谁能帮我出出主意呢?”向《法治周末》记者提及此事,程乐很是苦恼。

  来自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范围内,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的夫妻有171.3万对,比上年同期增长10.3%。更有报道指出,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离婚率已逾30%。与此同时,“剩男剩女”、“闪婚闪离”、“小三”、“家庭暴力”等婚恋问题也频频见诸报端。面对婚恋危机,许多人困苦不已却又求助无门。

  “社会转型、金融危机、职场压力、性别角色、职业角色的冲突等等因素都对当前的婚姻家庭产生了比较大的冲击。”在侯志明看来,造成婚姻问题、婚恋危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她认为,婚姻问题必须要由专业的人员通过专业的方法来解决,“以往人们的婚姻家庭出现问题,通常会向亲友寻求帮助。但是,这种帮助往往带有情感上的偏向,有失客观,不够专业,而且,求助者在倾诉时也会有所顾忌”。“而婚姻家庭询师则是站在独立第三方的角度上为求助者提供专业的指导和帮助,这样更加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婚姻家庭咨询师可以为公众提供专业的婚恋问题指导,化解婚恋危机,防患于未然。”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秘书长樊爱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她所供职的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正是促成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一职业为官方所认可的主要推手。在他们的推动下,2007年9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推出的九大新职业中,婚姻家庭咨询师位列其一。

 

  婚姻家庭的“全科医生”

 

  《法治周末》记者就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一职业进行了随机采访。被采访者均表示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职业。一位路人反问:“找不到老婆,找中介;夫妻有矛盾,可以找心理咨询师;要离婚,找律师。婚姻家庭咨询师,有必要吗?”

  对此,樊爱国解释说:“婚姻家庭咨询师并不是社会公众所理解的帮人介绍对象的‘红娘’,也不是心理医生,而是为恋爱、婚姻、家庭中遇到各种问题者提供帮助的专业人员。”

  “心理咨询师是从个体角度出发,以生理为基础,更多的是从个体的情绪管理和认知入手。而婚姻家庭咨询师则是将发生矛盾的双方或几方作为一个系统来看待,侧重于他们之间相互关系的调整。”

  侯志明是第一批国家劳动部门认证的二级心理咨询师,多年来她一直从事婚姻家庭咨询。2007年,她作为专家,参加了婚姻家庭咨询师教材的编撰,对这个问题,她自然更有发言权。

  “黎新的案子就很典型。”侯志明向记者解释,“比起心理咨询师和律师,婚姻家庭咨询师提供的服务更为广泛和‘专一’,可以说是专门针对婚姻家庭的‘全科医生’。”

  45岁的黎新是一名小学老师。去年的一月份,她发现丈夫有了外遇,一气之下提出离婚。丈夫张先生表示这是他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希望妻子能够原谅。黎新和丈夫是大学同学,感情基础很好,也知道丈夫不是轻浮之人,看丈夫后悔不迭,一副知错认错的样子,黎新也有点儿于心不忍。

  但是,事情并未想象中那么简单。黎新无法摆脱丈夫出轨带来的阴影,她开始失眠、头痛、胃口不佳,情绪低落。张先生也变得小心翼翼,甚至诚惶诚恐。自从出事后,家里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

  一次偶然的机会,黎新从朋友那里知道了婚姻家庭咨询师,考虑再三,她决定试试。“我害怕再这样下去,不用什么‘小三’、‘小四’的,自己就会把自己的生活断送了。”黎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婚姻家庭咨询中,因发生婚外情或怀疑对方有婚外情而导致夫妻激烈冲突的占了相当的比重。”侯志明介绍说,“黎新的案子属于‘浪子回头’型婚外恋,有利条件是双方都有较强的咨询动机。”

  根据黎新夫妇的具体情况,侯志明将咨询的目标定位为:协助双方解决婚外情后遗症,改进夫妻适应问题的模式,重建信任和亲密关系,并为他们制定了一整套的咨询指导方案。

  “我们主要采取了心理分析法和行为疗法,让夫妻双方理解对方的情感需要,并通过深层的分析,与各自童年的特殊体验相联系,对双方的情感关系作出评价,调整各自对另一方的期望值。在此基础上,处理‘婚外情后遗症’,协助夫妻双方找出各自需要调整的行为,采用操作性人际关系技术,进行演练和矫正,并对正向行为予以‘奖励’、‘强化’”。

  “我们每周来侯老师这里做一次咨询,大概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效果很好,我们的夫妻关系慢慢回到了正轨,家里的气氛也不那么冰冷了,今年儿子还考上了重点大学。”黎新高兴地说。

  “系统化是婚姻家庭咨询师工作的一大特点,但婚姻家庭咨询师毕竟不是心理咨询师、律师,在发现求助者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或者需要专业的法律服务等其他专业帮助时,我们会建议求助者寻求该专门职业的帮助。”侯志明强调说。

 

  要有“女性气质”

 

  婚姻家庭中的问题是多方面的,相应地,婚姻家庭咨询师需要掌握的知识、技能也必须是全方位的。

  “婚姻家庭咨询师需要接受心理学、伦理学、家庭学、法律知识等共计11门课程的培训,对咨询师的个人素质要求是非常高的。”樊爱国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每一个级别的咨询师都有一定的学历要求,成为一级婚姻家庭咨询师必须要具有硕士研究生以上的学历。”

  学历是一方面,要成为合格的婚姻家庭咨询师还需要有丰富的学识和大量的实践经验。侯志明说:“广泛的阅读各种书籍、接触大量的咨询案件是一个婚姻家庭咨询师必备的。”

  “具有‘女性气质’的人更适合做婚姻家庭咨询师。”侯志明介绍说。温暖、尊重、善于倾听、善解人意被认为是“女性气质”的特点,勇敢刚强,善于决断是“男性气质”。侯志明曾对一个男性心理咨询师小组进行过双性气质测试,测试结果令所有当事人吃惊:这些男性心理咨询师的性格气质多为“女性气质”或“中性气质”,而这些咨询师平时的业务量中,有50%以上都是婚姻家庭问题的咨询。

 

  “一句顶一万句”

 

  “在很大程度上,婚姻家庭咨询师要担当起婚姻教育者和教练者的角色,要启迪求助者的理性思考,帮助他们接受婚姻中可能或必然出现的种种挫折、挑战和考验。”著名婚姻家庭研究专家、心理学家陈一筠教授曾这样描述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一职业。

  对此,侯志明深有感触,三年前的案件让她铭记。

  宋萍(化名)是市郊的一个普通农民,因妨碍公务罪被判入狱4年。出狱后,乡亲们纷纷来看她,要她继续带领大家为责任田被占问题上告。这引起了丈夫和女儿的强烈不满。

  宋萍认为,开发商以不当手段买通地方官,强占土地,天理不容。自己既受乡亲拥戴,且白白蒙受4年牢狱之灾,这回说什么也要弄个水落石出,活出一口气。

  但是,丈夫和女儿都劝她好好调养一下身体,恳求她别再闹了,说这个家再经不起折腾,趁现在还能动弹,干点什么,要不然这个家可真是彻底完了。

  上大学的独生女儿见劝不动妈妈,一气之下好几个星期不回家,丈夫见宋萍我行我素,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

  一方面是丈夫和女儿的决绝态度,另一方面是乡亲们的热切期待,宋萍哪个都难以割舍。

  入狱之前和之后自己给家人带来的担忧和伤痛,令宋萍只想要好好补偿家人,怎么尽心尽力都不为过;但要是对乡亲的期待不理不睬,自顾自过日子,那还算是个人么?宋萍自觉骑虎难下。

  侯志明接到委托后,对宋女士采取了叙事疗法,用“重写生命故事”的方法,启发引导宋女士对今后的人生进行权衡、规划和设计。

  短短十几分钟的对话,宋女士就放弃了“拼命”的想法,一场家庭危机和一场群体事件就此化解。在场的司法助理员向侯志明伸出了大拇指:“婚姻家庭咨询师,真行,你们一句顶我们一万句啊!”

 

  新兴职业在成长

 

  目前我国有3.7亿个家庭,对婚姻家庭咨询师的需求缺口超过了100万。而在西方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业已成为一项成熟的职业,平均每300个家庭就拥有一个婚姻家庭咨询师。

  “离婚率升高、家庭问题频发等问题都现实存在,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工作可以起到缓解矛盾的作用,对于家庭和谐、社会和谐都有很大的作用。”樊爱国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国外以及港澳台地区的婚姻家庭咨询师行业都发展得很好,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借鉴,也能从中看到中国大陆婚姻家庭咨询师良好的发展前景。”

  尽管有着良好的社会效益和市场前景,但是对于目前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一职业的现状,一些专业人士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担忧。杨晓林,岳成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方向专业律师,他认为,该职业还需要更为精准、专业的职业定位,在行业规范、管理上也需要进一步地规范、统一。

  《法治周末》记者从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了解到,在我国,婚姻家庭咨询师还远未形成一个行业群体,尽管职业标准已经确定,但具体的管理体制还在摸索当中。

  樊爱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对于婚姻家庭咨询师的认证管理执行的是属地化方式,由省级劳动部门组织考试并对合格者颁发证书。截至目前,全国已有河南、福建、山东等9个省、市、自治区开展了这一认证。”

  “这一行业的职业标准现已确定,但具体的管理体制正在摸索当中。今后我们会逐步建立行业协会、进一步完善咨询师执业制度、增加执业咨询师的督导、再培训等具体举措和内容,从而推动这一职业向专业化、成熟化进一步发展。”樊爱国表示。

 

  来源:法治周末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