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女接待员仿领导签名3年虚报千万元

  案件凸显我国“政府公务费”报销制度漏洞

 

  一位在政府工作的女接待员,因为收入与公务员相差过大而心理失衡,当看到“领导签字”是财务报账中的“通行证”后,模仿领导签名、涂改报账凭证,明明1万元费用,她加“一横”就变成了7万元。

  据《法治周末》了解,她在3年中以“政府公务费”名义虚假报账1200多万元巨款。

  透视本案,固然心理失衡是这位女接待员的犯罪根源,但有了领导签名就无人问津的公共财务制度难道不更令人深思。

 

  廖一平 曹光华

  32岁,家境富裕,又在政府机关上班,平日接触的都是领导……在外人看来,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某区党政办公室原接待员白丽(化名)都令人艳羡。

  但这只是以前的白丽,如今的她早已风光不再。她之所以有如此落差,是因为3年来,她通过模仿领导签名、涂改报账凭证等手段,以“政府公务费”名义虚假报账1200多万元巨款,据为己有。

  有关人士向《法治周末》证实,今年8月,白丽因此被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政府公务费”亏空上千万元

 

  白丽到底是如何虚假报账的,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2008年9月,一封来自桂林市某区财政局的举报信被递交到当地检察机关,举报该区党政办接待员白丽虚假报账、亏空财政。

  检察机关当即立案调查,并于9月28日逮捕了白丽。

  她的被捕,很快牵出一起贪污大案。

  事后查实,2008年3月1日至9月27日,白丽作为区党政办公室的接待员,居然冒充该区党政办主任、区委、区政府领导等人签名,填写了143张总额696万元的经费报销单、差旅费报销单,骗取该区会计核算中心的现金支票,取款后非法占为己有。

  “白丽贪污了几百万元!怎么会没有人知道”?

  正当大家谈论此事时,检察机关通过讯问,又查出白丽不仅在担任接待员时骗取财政款,还于2006年9月28日至2008年2月28日担任报账员时,以同样手法填写274张总金额为582万元的报账单,并将其收入囊中。

  不可思议的是,通过调查证实,白丽骗取的1200多万元,居然没有一分钱是该区政府的正常开销,所有款项全部是白丽个人通过各种渠道以“政府公务费”的名义报账所得。

  短短3年,一个小小的接待员居然亏空了1200多万元财政款,一时间,政府上下无不哗然。

 

  收入差距致心理失衡

 

  从普通接待员沦落为千万巨贪,白丽的蜕变轨迹,警示着每一个人。

  2000年7月,白丽从桂林市旅游专科学校毕业,随后被聘为桂林市某区党政办公室接待员。虽然是聘用人员,不过相对于身边的同学,白丽算是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然而,仅仅8年后,白丽便在这个岗位上“栽”了跟头。

  白丽为什么会如此猖狂?

  据办案机关介绍,起初,白丽对假借领导名义报账也“心存顾虑”,每月仅敢报账一两次。但几次得手后,她就胆大了。

  “因为她发现,只要有‘领导签字’(系白丽模仿),就无人问津,渐渐地,她报账越来越频繁,到后来,几乎两三天就报一次”。

  然而,据调查,白丽家境殷实,其父亲原为柳州某运输公司的董事长,母亲的工作也非常不错,她弟弟也有自己的生意。白丽一直不愁钱花,为什么工作后反而铤而走险?

  据办案人员分析,是白丽失衡的心理导致她走上了犯罪道路。

  据了解,由于是聘用人员,白丽的工资一直保持在1800元左右,即使加上一些补贴,仍和公务员有很大差距。而她本身的工作又经常和领导接触,看着领导们的日子“红红火火”,白丽就“心生妒忌”。

 

  “领导签字”是财务“通行证”

 

  当时,白丽所在的区已经实行公务费用会计核算制度,即区委、区政府成立会计核算中心,隶属辖区财政局,主要职能是对区直机关各部门、单位预算内和预算外资金等财务收支采取“集中管理、统一开户、分户核算”。

  在各部门、单位原拨款方式、财务自主权、资金支配权不变的情况下,由会计核算中心集中办理和监督会计核算业务。纳入中心核算的部门、单位取消会计岗位,只保留一名报账员到会计核算中心报账。

  报账员主要负责审查整理本单位的收支原始凭证,履行本单位内部签批手续,本人签字后交会计核算中心办理结算等。

  白丽自2003年1月被聘为区政府党政办报账员后,她非常清楚,在这个流程中,报多报少,完全取决于报账员的操作。也就是说,不管数额多少,只要有领导签字,就可以从财政局的财物中心领到钱。

  正因为如此,白丽“学”起了领导签名。

  3年来,她先后模仿过10多个人的签名。上至区委书记、区长、党政办主任,下至领导秘书、司机等。白丽说,她之所以这样做,目的是为了打消会计核算中心工作人员的怀疑。

 

  只改金额过万元票据

 

  白丽报账套现的方式有两种:一是篡改报账凭据;二是增加虚无项目的票据。

  篡改票据,即改写报账金额。据调查,在接到领导报账通知后,白丽都会想办法改写报账金额,而改写的数额基本上都是万位以上的数字。

  如2008年9月22日,白丽在一张00009546的发票上,就将报账数额从“11020”元改成了“71020”元。改完数字,她又用橡皮把下面大写金额处的万位数字“壹”擦掉,再用复写纸盖住发票写上“柒”。

  在贪污的400多笔账单中,白丽几乎都是用这种方式完成报账的。

  据白丽交代,为了避免被人发现,金额不过万元的发票,她一般都不去改动,只有金额过万元的,她才会绞尽脑汁动手脚。有时,她还会耍点小“伎俩”,比如将胶水涂在大写数字上面,然后粘住前一页的发票或材料,这样就让会计人员不大好检查大写处的万位数。

  改写报账数字,必然需要大量发票填补,白丽因此不得不大量购买发票。

  发票的种类包括船票、住宿单据等。据白丽交代,大额发票,她基本上都是通过去大型商场购买消费券、购物卡开票,而后又用这些消费券、购物卡消费再次开票所得,这样就等于花一次钱购买了两次发票。剩余发票则是向亲戚朋友索要的,或趁公务接待时向导游购买船票。

  有时,白丽还会到码头上去收购船票,根据票额大小,票数多少,出价几百元购买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的发票。

  据办案人员介绍,到后期,白丽索要发票已到“疯狂”地步。有一次,她的朋友刚花了几千元买家电,她知道后马上找到朋友,让朋友提供电脑单,然后去商场开票。她的朋友都知道她在政府部门上班,需要发票报销。

  一拿到票据,白丽就回单位报账,有时,她一次性报好几笔账。

  检察机关透露,因为报账较多,曾有核算人员怀疑过白丽,但因有“领导签字”,也没人敢说什么,这一定程度上滋长了白丽的犯罪心理。

  白丽贪污所得的1200多万元,除了给她丈夫几百万元开矿外,其余884万元赃款、赃物在案发后都被依法追回。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据此以贪污罪和诈骗罪依法判处白丽无期徒刑。

  案件宣判后,《法治周末》接触了白丽曾经的同事和朋友。

  他们中很多人至今都不敢相信白丽居然贪污诈骗1200多万元。在他们的印象中,白丽比较低调,平常除了买点衣服,很少见她大手大脚花钱。“按理说,她不缺钱花,说她贪污,到现在我们也很难理解”。

  据公安机关提供的资料,白丽婚后,她的父母仍不间断地给钱或借钱给夫妻二人。

  为什么女儿会走向犯罪?白丽的父母自始至终都不理解。

  或许,下面的这些文字可以给她的父母一个答案。

  《法治周末》了解,案件侦破过程中,办案人员从白丽的办公室中搜出厚厚的一本会议记录。这本会议记录中还保存了白丽的一些日记。日记中,白丽写下了自己对工作、人生的一些感悟:

  对生活———要有自己的经济来源,经济上的独立,给女人很多的自信,不管赚多赚少,都有可以和男人抗衡的资本。

  然而,白丽的理解或许有些偏颇:经济独立要通过合法方式,而非犯罪方式。

 

  来源:法治周末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