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灵璧县组织部长被指违规提拔官二代"调查

  “我们县组织部长司某违规提拔他儿子做团县委副书记。我知道我很冲动,但我是为了正义举报他们。”

  该举报内容8月4日已在某论坛发布网帖。发帖人指司某儿女毕业后均未通过考试就直接被安排到机关工作,矛头直指司某违规安排儿女

  法治周末记者 任雪 发自安徽灵璧

 

  “我们县组织部长司某违规提拔他儿子做团县委副书记。我知道我很冲动,但我是为了正义举报他们,希望你们下来调查。”一周前的一个傍晚,记者接到了举报人情绪激动的匿名举报电话———

  安徽省灵璧县组织部长司某其子司元(化名,现任灵璧县团委副书记),上了高一之后直接读大学,后到县里任职。单位提拔期间,司某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团县委副书记候选人加上了“年龄不超过28周岁”的条件,致使符合条件的只有司元一人。

  举报人称,自己手头有司元同学的录音,证明司元未读高二、高三;还有司元单位同事录音,证明加上年龄条件后只有司元一人符合当选团县委副书记条件。并承诺,见面后会给记者提供更多详情。

  记者上网查阅发现,该举报内容8月4日已在某论坛发布网帖。发帖人指司某儿女毕业后均未通过考试就直接被安排到机关工作,矛头直指司某违规安排儿女。

  此帖在国内几大网站引起了强烈反响,不少人纷纷质疑官二代提拔存违规。

 

  其子上学时间存疑

 

  网帖中称,司元生于1982年12月,2002年7月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农学系农学专业,“在从未留级的情况下推算(大学4年,高中3年,初中3年,小学6年,共16年),3岁多就上一年级了,这可能吗?”

  灵璧县委组织部长司某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关于儿子上学的情况,他真的不是很清楚。“1987年我在乡镇工作,爱人在公司上班很忙,孩子交给我母亲(当时任小学校长)带。因影响工作,实在没办法就商量让他五岁入学”。

  针对这一疑问,司某之子司元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与事实不符,因为他上小学期间是五年制。但他坦言,确实未读高三,但是在1998年高二结束时参加了高考。

  “高二结束时,因高中课程已经上完,就让家里跟班主任商量试考一下。班主任便以历届生的名义做了临时学籍,我用这个学籍参加了高考。”司元说,那次高考分数较低,只考了480多分,还未上本科线,于是便继续跟班上高三。

  “没上几天,收到了安徽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来才知道是降分录取。我就上了那个大学。”司元说。

  一位资深高招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上世纪90年代,高二学生参加高考的事情常有。很多学生为了早点考大学,伪造学籍或者冒名顶替学籍,然后参加高考。“随着这几年学籍管理的严格和规范化,这种现象基本很少有”。

  记者要求查看司元的学籍档案,司某告诉记者,网帖举报以来,安徽省委组织部已经介入调查,与举报有关的相关档案、学籍都已被省委组织部调走。

  在司元曾就读的高中———灵璧中学,记者要求查看司元就读时间的相关资料。校长办公室臧主任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学校的档案室搬迁了好几次,目前只有2002年以后的档案,“再说毕业生的资料我们学校最多保存5年”。

  臧主任还告诉记者,当年司元的班主任李芳已于2003年左右调离学校去南京工作,目前联络不到她。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联络到李芳。

 

  安排儿女就业

 

  网帖及举报人的举报电话内容均显示,2007年,灵璧县团委两名副书记因超过任职年龄同时转岗空缺,县委考虑选拔两名团县委副书记。在此期间,县委组织部直接到县政府办公室(司元2003年被分配到县政府办公室)附加年龄条件地要求推荐一名团县委副书记,而当时县政府办公室符合所规定年龄条件的只有司元一人。

  此次干部推荐的年龄限制,遭到了不少人质疑。

  “我只是个县一级的组织部副部长,权力是很有限的。共青团的干部职位要求年龄轻一些的,这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规定,不是我所能左右的。”司某说。

  据记者了解,在司元之前,2002年任职的团委副书记单某,任职时年龄为32岁。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中共安徽省委组织部和共青团安徽省委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全省共青团干部队伍建设的意见》,其中规定:团县(市、区)委书记、副书记一般不超过30周岁,最高不超过33周岁。

  司某解释,关于团干部的年龄问题,是经团县委向团省委请示明确的,新任团县委副书记年龄一般不超过28岁,“由组织部的推荐、考察、研究,这些我都是回避的”。

  那么28岁的年龄限制又是如何产生的?

  “主要是考虑从全县年龄较轻、文化程度较高、表现比较优秀的干部中选拔。”相关部门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应。

  网帖还爆料,司某之女本科毕业之后,没有参加公开考试程序,就直接分配到民政局工作,事业编制。事实上,事业单位进人非因特殊情况,都要采取公开考试进行。

  对此司某坦言,女儿本科毕业后考虑到她比较年轻单纯,就让女儿回来工作。根据县里需要,就职于县直一家事业单位工作。

  司某解释,灵璧县是贫困县,工资待遇较低,人才缺乏,愿意来此工作的本科毕业生很少,县里同意将本科毕业生作为引进人才。“自2000年以来,除了教师选招以外,灵璧县对新分配的大中专毕业生从未考虑过考试录用”。

 

  调查结果近期公布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了解到一个信息:灵璧县目前正在推荐人大副主任,司某正是三个候选人之一。

  因此有知情人士指出,这次发帖、举报、找媒体,应该都是针对尚处于候选人考察期的司某。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司元的提拔是2007年的事情,当时并没有人举报。选择此次候选人考察期间举报,“不管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司某都可能因为此次事被差额掉。他现在52岁,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提拔机会”。

  对是否存在违规之处,司某说,自己从1997年开始做组织部副部长,分管干部工作至今。在干部工作中,他一直非常坚持原则,很多研究任用都是不能事先透露的,因此他多次拒绝别人的打听,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但我不会因此而突破自己的底线,也会注意以后改进工作方法”。

  在安徽省灵璧县整个采访过程中,《法治周末》记者多次联系举报人,均无果。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未联系到。

  安徽省委组织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他们已经介入这个举报的调查,但是调查还未完结,所以暂不透露任何信息。

  记者询问司某、司元的相关档案是否已经全部调至省委组织部,这位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正在办理当中。不透露任何信息,以免媒体乱写。

  发稿前,记者接到司某的电话,他表示,所有情况都已向省委组织部汇报。

  针对上述问题,省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期将会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对此,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来源:法治周末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