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一句"出牌太慢"牵出惊天涉黑大案

 

  湖南省常德市警方告诉《法治周末》,他们在查处一起普通伤害案时,无意中得到一条重要线索:刑满释放人员熊湘勇在当地拉帮结伙、欺行霸市。

  经侦查,令人惊奇的是,该团伙组织严密,组织成员全部集中吃住,并专门指派骨干分层次管理;新成员要加入,必须有组织内成员介绍;新加入的成员不准私自外出,更不能单独惹事生非。组织成员每月不仅有“工资”,过年过节,根据表现和贡献大小还发“奖金”和“红包”

 

  刘希平 吴林芳

  年仅40岁,却3次分别被劳教和判刑,有近20年的岁月在高墙铁窗中度过。刑释后反而变本加厉,网罗一批社会闲杂人员,逞强称霸成为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黑道上声名显赫的“老大”,这就是熊湘勇的人生。

  2010年8月12日,经检察机关批准,警方以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持械斗殴、敲诈勒索、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对以熊湘勇为首的涉黑团伙成员执行逮捕。

  目前,已有13人归案,其他团伙成员正在警方的全力追捕中。

  8月14日,《法治周末》从武陵区警方处看到,有关案件材料堆起来足有3尺多高,堪称一本记录这一涉黑团伙累累罪行的纪实小说。

 

  打了人还索要“精神损失费”

 

  事情还得从今年3月说起。

  2010年3月19日晚,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查处一起因打牌引发的普通伤害案时,到受害人蔡某家走访调查。

  按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走访调查,但受害人一家却神情异常,闻言色变,浑身颤抖,还没等民警开口问话便将民警拒之门外。

  机警的办案民警立即意识到:此案可能有更大的隐情。于是给受害人和家属讲政策、讲法律,很快,蔡某的爱人陈某吐露出一件惊天大案的冰山一角。

  据陈某反映,当晚,丈夫蔡某在隔壁邻居开的茶馆打牌,因讲了一句刑满释放人员熊湘勇“出牌太慢”,熊认为蔡某不给他面子,在给自己难堪。恼羞成怒的他立即打电话叫来颜俊、马超等人。

  蔡某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但还是被熊湘勇、颜俊、马超等人砍倒在地。陈某听说丈夫被人打伤,从家里跑来刚想讲几句,却被熊湘勇“啪、啪、啪”挥手就是几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熊湘勇威胁他们不准报案,否则就杀了他们全家,吓得夫妻俩半天也不敢吭声。

  随后,熊湘勇还向茶馆老板索要了1000元“精神损失费”,才带着颜俊、马超等人扬长而去。

  在调查走访中,群众向民警反映,熊湘勇将蔡某夫妻打伤,又索要了茶馆老板的钱后,根据其马仔们的“贡献”大小,发放100元至200元不等的奖励费。

  群众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熊湘勇等人的违法行为。

  受害人夫妻和周围群众反映的情况,令民警十分震惊。

  武陵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薛云指示:刑警大队要全力以赴,查清熊湘勇等人的违法犯罪事实。“3·19”专案组迅即组成,展开了侦查。

 

  “人见人怕”知情群众三缄其口

 

  在接下来的侦查中,民警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当地群众虽然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熊湘勇等人的违法行为,但是,却又对涉及熊湘勇的事情三缄其口。

  “熊湘勇究竟有怎样的‘魔力’,在当地竟有如此的威慑力?”民警打了个问号。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3个月的外围调查,民警终于对这个在当地可谓“人见人怕”的熊湘勇有了大概的了解,并初步掌握了其团伙的基本犯罪事实。

  熊湘勇,混名“六六”,现年40岁,家住武陵区护城乡高车村。1986年12月因流氓罪被劳动教养两年;1991年因抢劫罪、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2003年6月,因故意伤害罪,又被法院判刑3年6个月;2005年6月刑满释放。

  据了解,身材并不高大的熊湘勇打架斗殴从不服输。刑满释放后,他通过开赌场和放高利贷发家,网罗了一些社会上的地痞和混混,彼此间以绰号相称,长期称霸一方。

  以刀枪开路,通过多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控制赌场、聚众斗殴等多种犯罪,熊湘勇一伙不断提高其在武陵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同时采取一系列“黑吃黑”的手段,逐步树立起了熊湘勇“黑道老大”的地位。

  “在护城乡甚至武陵区只要说自己是‘六六’的人,就没人敢惹他。”周围的许多人如是说。

  尽管警方将熊湘勇纳入了侦查视线,但狡猾的他,一般实施犯罪时都由手下的“马仔”出面,自己躲在幕后操纵指使,令警方很难找到他直接实施犯罪的有力证据。

  2006年2月15日,熊维新开设在护城乡207国道旁的“小武货运信息部”,因与他人发生矛盾,便打电话喊来熊湘勇帮忙摆平。

  接到电话,熊湘勇当即率其得力干将刘军等人手持杀猪刀等,来到“小武货运信息部”,进屋挥刀就砍,一刀便将戚某的两根手指齐掌剁掉,将邓某右手手筋和熊某左手手筋砍断。

  要彻底摧毁这个团伙,就必须揪出幕后“老大”熊湘勇,但必须有十足、确凿的证据。

  而且,熊湘勇的反侦查能力极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躲起来。

  去年9月,在一次禁赌行动中,警方在清查护城乡的茶馆时,熊湘勇恰好带着马仔前来收保护费,一进门感觉形势不对,他撒腿就逃,直到一个月后才回护城乡。

 

  过年过节发“奖金”和“红包”

 

  专案组民警克服多方压力和困难,深入城乡进行摸排、走访,渐渐地获取了该团伙背后的更多内幕信息。

  2005年年底,熊湘勇在自己家中开设赌场,利用扑克牌比大小点的赌博方式,组织十多人下注赌博,并在赌场内向参赌人员提供赌资,放高利贷,获取高额非法利息。

  短短数月时间,熊湘勇就通过开赌场非法获利20多万元。

  随着“名气”的增大,一些社会闲杂人员“慕名而来”,这些大多是“80后”“90后”的青年。通过收徒弟、拜把兄弟等方式,熊湘勇陆续将颜俊、杨明、朱会恒、黄生权、曾翔、符建、陈光运等一批人“聚为麾下”。

  随着团伙成员的扩大,熊湘勇团伙以刀枪开路,逐渐“称霸一方”。

  同时,该团伙利用其势力影响,通过开设赌场、强揽工程、垄断茶馆、米粉店、煤炭销售甚至花圈店等多种违法犯罪手段,大肆聚敛钱财。

  专案组查明,2005年年底至2007年8月,熊湘勇等人采取威胁、无事生非、挑起事端、砸“场子”、强行入股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20多家茶馆保护费20多万元。

  2007年7月,熊湘勇指挥符建等一干人,采取威胁、恐吓、殴打等手段,强行垄断了护城乡米粉和煤炭销售市场。就连卖花圈,熊湘勇也要横插一杠子,对卖出的每个花圈,强行收取5元保护费。

  2009年9月,黄某承建了中建五局烟草物流大楼,熊湘勇为了承包到该工程的砂卵石业务,派人找到黄某威胁、恐吓,黄某只好把砂卵石业务承包给了熊湘勇。

  ……

  熊湘勇团伙还逐渐形成了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比如,组织成员全部集中吃住,并专门指派骨干分层次管理;枪支、弹药、刀具统一保管;新成员要加入,必须有组织内成员介绍;新加入的成员不准私自外出,更不能擅自去单独惹事生非。

  组织成员每月不仅有“工资”,打斗受伤或住院,其医药费也均由组织统一支付;组织成员收取的保护费和敲诈勒索及抢劫得到的财物,除一定的奖励外,一律上交;过年过节,根据表现和贡献大小发奖金和红包等。

  2010年7月1日,常德市公安局将此案列为挂牌督办的案件之一。

 

  落网后瘫倒在民警面前

 

  2010年7月4日中午12时,熊湘勇团伙的骨干成员朱会恒、朱华伟两人骑着一辆无牌照摩托车刚一出现,就被民警以该车手续不全,连人带车“请”到了刑警大队。

  朱会恒、朱华伟两人当晚就将其参与熊湘勇团伙所犯事实供认出来。

  7月5日,在常德市区朝阳路一家茶楼内,陈程、李永战等民警又将熊湘勇手下干将黄生权、吕登华等人抓获。

  然而,就在民警准备抓捕熊湘勇和其“大弟子”颜俊时,却发现这些人一下子去向不明。难道是抓捕其团伙成员朱会恒等人时,熊湘勇闻风而逃了?

  一连几天,民警暗中摸遍了熊湘勇等人可能出没的地方,都一无所获。

  就在民警焦急万分之时,7月10日,专案组获得可靠信息:熊湘勇在从桃源县返回武陵区的路上,其驾驶的白色富康车与一辆小车相刮,出了交通事故,熊湘勇正在调集团伙成员携带凶器赶往事故现场。

  这真是个极好的抓捕机会!机不可失。一张无形的法网在武陵上空悄然撒开……

  当晚8时许,熊湘勇被抓获归案,同时落网的还有接到电话赶到事故现场的颜俊、杨明、曾翔等团伙得力干将。

  与此同时,另外几路民警也展开了抓捕行动。

  团伙成员陈德顺、马超、陈伟分别在市区某网吧和一家休闲中心被抓获。

  连续奋战7天,民警共抓获了包括熊湘勇在内的13名团伙主要成员。

  落网后的熊湘勇自知罪孽深重,在与民警几番斗智斗勇、孤注一掷地僵持了3天之后,终于抵挡不住,瘫倒在审讯民警面前,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交待了自己所犯的恶行。

  来源:法治周末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