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公权力如此介入民企"家事"为哪般

 追寻“看守所内低价转让股权”事件真相

 

     一个民营企业股东间的内部民事纠纷,竟引得当地工商部门、公安局、检察院等单位出面。如此之多的公权力介入民营企业内部纠纷,令人疑惑。

  事实上有专家一语中的:牧羊集团上市在即,有人不惜动用一切公权力强迫一些股东转让股权,公司一旦上市,受让股权的股东财富可以几何级数增加。

  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资本的恣意诱惑,导致了权力的前倨后恭,二者相辅相成

 

  法治周末记者 周芬棉

 

  8月22日,面对《法治周末》记者,曾被媒体曝光的“看守所内被检察长劝逼低价转让股权”事件当事人许荣华,尽管年过半百又是当地知名的企业家,仍然难以自控,泪流满面。

  江苏牧羊集团,是中国饲料机械设备制造行业的龙头老大,原大股东许荣华作为牧羊集团分管科研开发的负责人,对牧羊集团成为行业龙头老大功不可没。

  然而,“看守所内被检察长劝逼低价转让股权”事件为何会发生在他身上?为何会如此发生?背后有何匪夷所思的内幕?所意蕴的深层原因在哪?《法治周末》记者展开多方采访调查,试图追寻事件真相。

 

  董事会例会受阻

  区委书记表示,谁开董事会,我们就会让他倾家荡产

 

  脱胎于邗江粮机厂的牧羊集团,于2002年改制,成功转型为一家民营股份制企业。老厂长徐有辉持股24.05%、徐斌持股15.74%、许荣华15.51%、李敏悦15.74%、范天铭15.61%,另有职工股9.48%、区国资委3.87%。

  董事会由五位大股东组成,第一届董事长是徐有辉,范天铭任总裁。2005年第二届董事会产生,李敏悦任董事长,范天铭为总裁,直至2008年换届。

  按照公司章程,每年3月,集团要出具审计报告提交董事会审议。根据董事会议事规则,每月要召开董事会例会,月度例会定于每月中旬第一个星期六上午召开。

  但是,2008年3月,集团并未出具审计报告。

  许荣华说,审计报告能证明李敏悦在公司经营中存在问题。2008年4月21日,董事会召开例会。在会上,董事要求核查公司偷税漏税问题,因分歧较大暂时休会。

  董事会月度例会以后再没召开。虽几经努力,终究徒劳。

  同年5月,许荣华、徐有辉、徐斌要求召开董事会例会。董事长李敏悦通知称董事会不能召开,理由是范天铭出差了。同时,他向工商局举报董事徐斌创设的迈安德公司和董事许荣华创设的福尔喜公司违法利用牧羊商标。

  6月,董事长李敏悦再次发函拒绝召开董事会例会。理由是邗江区政府意欲介入调查集团董事间纷争,他认为此时不宜召开董事会。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6月13日,也就在董事会法定例会的前一天,徐有辉突然被邗江区纪委找去“谈话”,一谈就是十天。

  十天之后,也就是6月23日,徐斌也被邗江区纪委找去“谈话”,一谈也是十天。

  徐有辉、徐斌两人虽然都是党员,但均早已不在党政机关或国企任职。

  徐有辉说,邗江区纪委要他们回忆在企业改制之前有无违纪行为,但“谈话”后,并没有作出任何结论。他说:“我身体有病,每天要打胰岛素,胰岛素要冷藏,但在那里根本做不到这点,打了根本不起作用,很难受。但被纪委找去谈话,却给李敏悦不开董事会找了借口。”

  果然,在2008年7月,董事长李敏悦称,基于几位董事被纪委找去谈话,无法召开董事会例会。

  但副董事长徐斌执意要开董事会。并定于7月15日。

  7月14日,董事会应开会的前一天,范天铭称“我不参加董事会,希望你们审时度势”。

  许荣华说:“当晚,邗江区委书记程裕松表示,谁开董事会,我们就会让他倾家荡产。”有知情人士也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了区委书记的这种说法。

  邗江区委何以要出面阻止开董事会?据这位知情人透露,原因是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根据公司章程,召集股东大会,要选举新一届董事会。现任董事长李敏悦、总裁范天铭害怕被选掉。

  于是,匪夷所思的事又发生了。7月15日9时,集团董事会例会开会前,邗江区纪委副书记带着几位同事突然提前到达开会地点,并坐在会场门口,声称要找相关党员董事“谈话”。此次董事会例会又无法召开。

  因为连续三个月没有召开董事会例会,2008年8月18日,许荣华只得向邗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依法、依章程召开股东会。

 

  许荣华突然被关押

  去看守所的路上,有民警“劝”他说,人在屋檐下,该低头时且低头

 

  许荣华万万没想到,2008年8月28日,牧羊集团向他开办的福尔喜公司提起商标侵权之诉,索赔900万元,同时申请法院查封公司900万元。

  紧接着,8月29日,邗江工商行政管理局以情节严重、涉嫌犯罪为由,将因牧羊集团举报而立案调查的福尔喜公司侵犯牧羊集团注册商标专用权案,快速移送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

  而8月29日,许荣华正随行业协会在台湾考察。他接到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民的电话,对方称有要事相谈,让他一回来就到检察院。

  9月10日,刚从台湾考察回来的许荣华来到王亚民办公室。两人正商谈牧羊集团五大股东之间矛盾如何解决的时候,王亚民的手机响了。王亚民跟对方说:“他正在我这里。”

  不久,许荣华的手机也响了。一墙之隔的邗江区法院打电话,让许荣华去拿牧羊集团起诉他商标侵权的材料。

  就在许荣华去邗江区法院取材料的途中,几个便衣便将他拦住,许荣华认出其中一人是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的人。他被带到经侦大队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做笔录。笔录的内容是,关于许荣华创办的公司是如何使用牧羊商标的。

  许荣华以为自己最多有不规范之处,构不成犯罪,笔录做完就可以回家了。但是,没想到当日深夜,民警突然带许荣华离开办公室,直奔扬州市看守所。许荣华从此开始了他的看守所生活。

  去看守所的路上,有民警“劝”许荣华说,人在屋檐下,该低头时且低头。

  回忆前后发生的事,许荣华流着泪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自己被一圈看不见的势力整了。

 

  看守所里被“劝”转让股权

  通过许荣华股权的转让,现任董事长李敏悦和总裁范天铭的股权加起来,已足可控制牧羊集团了

 

  在许荣华被关35天后,10月15日,身着便衣的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民来到看守所。

  据许荣华回忆:“王亚民讲,‘你们几个股东之间已经闹到这种地步,再在一起合作已没有什么意思了。你把自己的股份转让掉,将来好好弄你自己的福尔喜吧。如果愿意,我可以找李敏悦谈谈转让价格。’后来,他又抛出了一个更诱人的条件。”

  “他说,只要我在转让协议上签字,立马无罪释放。股份要全部转让掉,否则,弄不好他们再给你一个罪名,把你关起来,到时恐怕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许荣华说,10月16日,王亚民又来到看守所:“我和李敏悦谈过了,李只同意按原始股价格出到500万元,我和区委领导都说他的心太黑,坚持要他给到2000万元,李敏悦最后还是同意了,我觉得这个价格还是比较合理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许荣华对《法治周末》记者坦言,他当时想,没有人身自由了,什么都不可能有。还是先出去再想办法。

  当时,有一个情景让许荣华记忆深刻:几分钟后,王亚民进来,把集团律师陈志明也带进来,让许荣华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协议上签字。受让股份的一方是根本无足够资金的集团工会主席陈家荣。转让价格1660万元,协议同时写明,陈家荣替他偿还所欠牧羊集团的360万元,并代缴个人所得税。保证从此与牧羊集团没有关系了。许荣华说,后来我才知道,陈家荣随后将股权转让给现任总裁范天铭了。

  签字后第二天,10月17日,许荣华从被关了37天的看守所出来。手续是取保候审,也就是说,他随时有可能再被关起来。蹊跷的是,牧羊集团也当即从法院撤销了此前对他提出的侵权之诉。

  许荣华出来后,向扬州仲裁委提出了“请求撤销股权转让”的申请。但是十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音讯。

  徐有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他第二次被纪委找去谈话谈了37天,最后也没有任何结论。其间,有人也劝其转让股权,他当时拒绝了。

  但是,他要为此付出代价。徐有辉握有股权,又是集团的当然职工,但牧羊集团从此不再为他上养老保险,不再给他发工资。握有股权的创业元老,一下子陷入生活窘境。知情人称,他现在只能靠出卖住房的收入维持开销,而且,他现在连进集团的门都很难了。

  老厂长、第一任董事长徐有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范天铭是他一手提拔有意为公司栽培的。如今,就像农夫与蛇一样,他自己落到这步田地。

  通过许荣华股权的转让,现任董事长李敏悦和总裁范天铭股权加起来,已足可控制牧羊集团了。

  许荣华对《法治周末》记者说,2009年6月,徐有辉被纪委“护送”去开新的股东会选举新的董事会,李敏悦继续担任董事长,范天铭继续担任总裁。公安机关也随即对许荣华作出了《撤销案件决定书》,而许荣华认为,自己不明不白地被错误羁押37天,没人给个说法。

 

  在这位置上能不听区里的话?

  “区领导让我‘从外围协调解决’。我能怎么做?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上,你能不听区里的话?”

 

  2010年8月23日,邗江区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民在其办公室,面对《法治周末》记者时表示,他接到上边明确指示,不能接受采访。随意地交流之后,话题又回到看守所里转让股权的事。

  这时,王亚民突然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脸憋得通红。

  突然,他冒出一句:“我现在里外都不是人了!”王亚民激动地说,“公安局抓人,什么时候都可以,为什么偏偏在他(指许荣华)从我办公室出来后抓他?让我背着骂名,说人是我让公安局抓的。”

  “因为以前和许荣华、徐有辉他们共过事,是他们信得过的人,他们来找我谈几个股东之间的矛盾,当然这与我当检察长这个职务有关。否则他们也不会来找我。”

  “我向区里讲了他们找我的事,区领导让我‘从外围协调解决’。我能怎么做?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上,你能不听区里的话?”

  “之所以我在他被关了35天之后去看他,是因为他的行为构不成犯罪,不能逮捕他。让他转让股权,也是为他们自己好,与其在一起吵,不如单干。”

 

  区政府回避记者采访

  程裕松曾说了三个不得不管。一位知情人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牧羊集团即将上市;而现任邗江区副区长即为牧羊集团总裁范天铭的妹妹

 

  牧羊集团董秘钟适和总裁办主任刘卫国,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大股东之间的矛盾并不是外界传闻的争权夺利和换届问题所致,而是侵犯集团利益与保护集团利益之争。许荣华他们开办公司,违反了竞业禁止这条法律规定,侵犯了牧羊集团的利益。按董事会议事规则,股东转让股份按原始出资额转让,许荣华当时出资仅48万元,最后拿到转让款2000多万元还嫌少?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邗江区委、区政府在牧羊集团股东纠纷中作用不一般。

  8月23日,《法治周末》记者找到邗江区政府,想核实有关情况。宣传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区领导一整天都在开会,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当天晚上,区文明办副主任朱美山打电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区里将于下周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我通知你。”

  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始终没有接到有关开新闻发布会的通知。

  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叶树理作为许荣华的代理人,曾约见过邗江区委书记程裕松。当问及为什么区委要插手民营企业的纠纷时,程裕松说了三个不得不管:虽然他们是民营企业,但也是我邗江区的重点企业,要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纠纷影响了邗江的安定团结我不能不管;影响了邗江的经济发展,我不能不管;影响了邗江的形象,我不能不管。

  “区政府以所谓的三个不得不管,就可以如此动用公权力,如此毫无顾忌地运作插手民企间的纠纷?如果这样,政府公权力还有什么不能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行政法学者忍不住对《法治周末》记者发出这样的感慨。

  一位知情人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牧羊集团即将上市;而现任邗江区副区长即为牧羊集团总裁范天铭的妹妹。

 

  ■记者手记

还有多少隐情谁能说明白

  一个民营企业的股东间“家庭”内部的民事纠纷,竟引得当地纪委、工商部门、公安局、检察院都出面,而且“配合”得很好,令人瞠目,也令人疑惑。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在听到这件事后说,在看守所里签协议,是受胁迫的,显失公平。他在近日举办的“民事纠纷刑事化与和谐社会之冲突”研讨会上指出,民事纠纷刑事化倾向有愈演愈烈之势,引发了大量的社会矛盾,对和谐社会建设危害很大。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莘说,公权力介入是必要的,但如何介入是有章法的。范天铭、李敏悦已经提起侵权之诉,政府介入不合法。

  工信部知识产权政策与法律部主任娄邨表示,现在引起市场高度关注的国美电器控制权之争,是完全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虽然黄光裕身陷囹圄,但他的股东身份财产权有保障。而许荣华案中,工商局介入、公安局抓人、检察长出面,有这么多公权力介入民营企业内部纠纷,这是市场经济的倒退。

  有专家指出,事实上,股权纠纷引发的纷争早已超出了单纯的民企内部矛盾。牧羊集团上市在即,有人不惜动用一切公权力强迫一些股东转让股权,公司一旦上市,受让股权的股东财富可以几何级数增加,而背后谁是利益者?事件到底还有多少隐情,谁能说明白?

  来源:法治周末     

http://www.legaldaily.com.cn/zmbm/content/2010-09/09/content_2277286.htm?node=7566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影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