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疼痛的熊胆呼吁《反虐待动物法》提速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疼痛的熊胆呼吁《反虐待动物法》提速
  
  特约评论员 杨涛
  
  近日,一则关于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酝酿上市融资,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两大项目的消息引起了网友的关注。由于归真堂所生产的熊胆系列产品原料需从黑熊身上直接提取,不少网友以及亚洲动物基金会表示抵制。而企业创办人邱淑花认为,归真堂养熊和活熊取胆生产熊胆粉均经有关部委批准,是合法企业。“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时代周报》2月17日)
  
  在人无法摆脱从动物身上取食的时代,似乎过分强调动物福利是一种矫情,但是,如果你看到那些被抽取胆汁的熊疼得惨嚎,把自己的腹部抓得血肉模糊,有些熊因为无法忍受抽胆的痛苦而精神错乱,甚至自杀,把自己的肝肠内脏都拉扯出来……你又如何视而不见?(本报第379期刊载过《救救胆熊》一文)更何况,科普学者方舟子说过,要起到“明目”、“清热(或清肝)”的功效,不管吃的是什么胆,不管是熊胆、猪胆、羊胆、牛胆,还是蛇胆、鱼胆,都差不多。
  
  据介绍,全世界只有在中国、韩国和越南建了很多熊场,养殖黑熊进行“活熊取胆”,除了这些国家的人们比较迷信熊胆汁外,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对于动物保护与反虐待动物的立法并没有跟进。我们很难想象,在欧洲或者美国,如此残忍提取熊胆汁的企业也能长期存在吗?
  
  事实上,归真堂之所以敢于提出“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除了他们认为自己给国家带来巨额税收外,更主要在于“养熊是林业部颁发批文,生产熊胆粉是1995年卫生部颁发药准字号,都合法”。这说明,在我们国家,像这样以残忍方式虐待动物获取巨额利润的行为,不但不被法律所禁止,甚至为国家机关所许可和鼓励,这是那些生不如死的熊们痛苦的根源。
  
  在中国似乎也有让动物更人道的规章。例如商务部早在几年前就出台《人道屠宰技术标准》,并在河南省进行试点。《标准》中称“赶猪要用塑料拍轻拍,温柔地‘哄着’他们走;电击昏猪后,要在15秒内刺杀,避免动物恢复知觉而造成痛苦……”不过,这个《标准》出台不过是让猪肉更好吃,更重要的是让猪肉出口后不给外国人设置贸易壁垒提供理由。这个福利目前只适用于猪。
  
  当然,我们许多学者也试图推进反虐待动物立法,例如在2009年,社科院法研所常纪文教授牵头,中国政法大学、武汉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等全国多所高校学者参与写作撰写了《动物保护法(建议稿)》提议“如果伤害动物,将视情节处以不同金额罚款,如果虐待动物致死,将负一定的刑事责任”。2010年,上述专家又将《动物保护法(建议稿)》》改名为《反虐待动物法(建议稿)》)向社会公众征集意见。不过,这样的《建议稿》尽管在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也只停留在“专家建议稿”,并没有真正入立法者的法眼。
  
  在西方,权利的概念早已从人扩展到动物,例如,德国《动物福利法》(1998年修订)规定:“没有正当的理由,任何人不得引起动物疼痛、痛苦或者忧伤”。
  
  从保护人类自身权利上讲,争取动物不受虐待的权利也是争取人自身的权利,因为暴虐的行为也会传染,今天会虐待动物,明天也可能虐待自己的同类。
  
  无论如何,从“疼痛的熊胆”事件开始,我们都应该更积极地推进反虐待动物的立法,尽快让反虐待动物从网络口水战提升到立法层面,这不仅是为了动物,更是为我们人类文明道德精神的传承和发扬!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