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石门摩的营运的法律困境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每个摩托车主须与交警部门签订保证书。

]

交警一旦发现超载,就严处。

  贫困县默认三轮摩托车载客十载
  
  石门摩的营运的法律困境
  
  本报记者 蒋格伟文/图
  
  无牌、无证、违法载人,频繁出现的交通事故让三轮摩托车成为全国各地交警部门眼中的过街老鼠;与此同时,三轮摩托车成本低,操作简单油耗小,忙时拖货闲时载人,成为了农村尤其是山区的主要交通工具。
  
  地处湖南省西北部的石门县,是国家级的贫困县,部分地域位处层峦叠嶂之间。这里有将近40万人的出行难问题一直困惑着山区居民和相关主管部门。2002年始,在石门县交通警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的建议下,全县自上而下达成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三轮摩托车载人合法化”。
  
  “农用车参与合法营运始终绕不开法律问题”、默认三轮车载客知法犯法,成为了石门县交警大队10年来一个打不开的心结。
  
  三轮车夫为生计忧
  
  2月23日,壶瓶山镇。
  
  上午9点,记者从石门县城乘坐大巴车一路翻山越岭;时而盘旋而上,旋即顺势而下,深达几十米的悬崖随处可见。几度惊魂,到达壶瓶山镇时已是下午两点半。
  
  小镇的景象远不及壶瓶山的名号“给力”。路面坑洼,景致颇为萧条。
  
  街道两旁,三轮摩托车像一条长龙似的整齐停放着。车厢用防水布包裹着,里面安装两排长凳。驾驶员耷拉着双腿,吸着低价烟与两侧的同行侃着乡村趣事,两眼却不停地扫视着来往的行人。驾驶室的玻璃被擦得贼亮,玻璃上用红色不干胶印贴着周边各个乡村的名字。
  
  “他们贴这些地址都是骗人的,为了抢生意。”李成国提及同行的做法,心里不平。
  
  李成国,年近60岁,原籍东山峰农场员工。下山后,移居壶瓶山镇,自称无田无土,10余年来靠三轮摩托车营运为生。
  
  李说,选择从事摩的司机行业,是因为深知山区道路崎岖,三轮营运有市场。而10年后谈及当初自己的选择,他却面带悔色,“生意越来越差,油价涨了,客人少了,三轮多了”。
  
  据介绍,目前,一个壶瓶山镇上跑营运的大概有15台车,而全镇保守估计有200台三轮,这些车子都是忙时拖农货,闲时跑客运。“我详细记录了去年一整年的收入,平均不到800元一月。”李成国埋怨说,路被周边磷矿上的货车压坏了,颠簸起来,三轮的维修费用越来越高了。
  
  “我今天赚了80元。”李成国一旁的另一名车主李宽桥抢话与记者交谈。起步价格3元,按照公里数和人数加收车费。李宽桥一天80元的收入,让10年老车主的李成国尴尬而妒忌。“都是你们搞鬼,抢我生意!”李成国斥责道。
  
  改装三轮摩托车,起步价3元,按人数和公里数加收费用,成为了这个山区小镇的主要出行方式。壶瓶山镇政府交通专干向曹宏介绍,壶瓶山总计38个村,324270人口,全镇只有3台环乡中巴车,而近半数村庄并没有通村级公路。两轮、三轮摩托车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乡与乡、乡与村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
  
  政府默认违法营运
  
  地图上显示,石门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处湘鄂边陲,西北层峦叠嶂,高峻多山,东南丘陵起伏,渐趋平坦。
  
  壶瓶山镇的“三轮”现象只是石门县山区“出行难”的一个缩影。
  
  石门县交警大队办公室负责人蔡国清介绍,石门县山区允许三轮车参与营运是客观条件下的无奈之举。山区路窄、陡峭,不具备通乡村客运条件;2000多公里的乡村道路,近40万山区百姓出行的刚性要求不可回避;三轮摩托车成本低,操作简单油耗小。
  
  
  根据壶瓶山交警中队2010年度危险路段、事故多发点的一本台账显示:2010年,仅壶瓶山镇区域内,就有16处乡、村级别主道出现路基不稳,临高坝、急弯高坝和陡坡高坝塌方,临悬崖无护栏等路况。
  
  “而这些亟待治理的路况背后,往往是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这一现状成为了壶瓶山3万余百姓出行的定时炸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工作人员称。
  
  为了加强两轮、三轮摩托车管理,石门县自上而下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制度。交警大队负责人皮丕庆介绍,为了加强管理,石门建立了县—乡—村—组—户的登记注册制度,下级对上级负责,对所在区域的摩托车进行摸底、备案。同时,严格要求每个摩托车主进行驾驶培训,拿到驾驶证、行驶证后,还需购买保险方可上路。
  
  对于参与营运的三轮摩托车,官方要求包括驾驶员在内严格控制在五人以内,交警和政府相关人员每日在乡、村主道上巡查,一旦发现超载,将面临严厉罚款,而后被带到交警队宣教室观看宣传片,写下保证书。
  
  “在出行难与预防重特大交通事故中间,这只是个折中的方法,并非长久之计。”皮丕庆坦言。
  
  违法缘于一场特大事故
  
  交警队的“知法犯法”缘于一次特大交通事故。
  
  “那是一个让全石门县交警队成员铭刻在心的灾难日。”石门交通警察大队办公室主任蔡国清向《法制周报》记者详尽讲述了事故始末。
  
  2002年2月17日上午,石门县雁池乡一辆核定人数为25人的大客车承载着68人穿梭于石门山区的高山峻岭之间。
  
  车行至石门县磨岗隘胡坪村一下坡左转弯路段时,驾驶员徐某在驾车减速左转弯过程中发现该车制动管漏气,徐即刻停车,从四挡换入二挡后继续前行。行驶一段距离后(此时行车制动因无气压已完全失效),徐在变换挡位过程中,当变速杆处于空挡位置,加之坡度越来越大,车速逐渐加快,徐又试图再次抢入二挡失败,只得被迫进入三挡。
  
  9点20分,当车行驶至1829线(事故发生地)时,汽车在右尾部扫擦右侧悬崖后,又驶往公路左侧翻入垂直高度为150米,水平距离为30米的山崖下,造成25人死亡、42人受伤的重特大交通恶性事故。
  
  事故发生后,引发了石门县主要领导的深思,在现有条件下,如何解决百姓出行难和出行安全的问题。
  
  同时,交警大队的皮丕庆、蔡国清等人商议向县委县政府提议折中的办法,“化整为零,既解决了出行难问题,又能有力地预防重特大交通事故。”
  
  “绕不开的法律问题”
  
  “默认三轮摩托车营运10年了,石门县委县政府之所以从未正式下文是因为绕不开法律问题,怕产生大的负面影响。”石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
  
  在石门县官员言语中,“绕不开的法律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条规定“禁止货运机动车载客”。这一条款成为了全国各地禁止和查处三轮摩托车载客的源头。
  
  在皮丕庆这个长年从事山区交通管理者看来,要彻底解决农村出行难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项目。在当前情况下,皮认为首要是加大投入。投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考虑,对山区交通给予特殊照顾:首先应该给予农村交通工具的税费进行减免;希望政策层面从山区实际情况出发,把两、三轮摩托车合法营运在进行规范的前提下放开。
  
  对于三轮车营运一事,石门县摩托车协会工作人员也有担忧:尽管政府部门要求车主购买了保险,但是三轮摩托车作为农用车辆,保险公司并不受理三轮摩托车的座位险,这就意味着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乘客的赔偿问题得不到任何保障。
  
  为此,该协会成立之初曾发动会员,每辆营运三轮车每月交纳5元会员费,作为事故发生后的一种组织救助,而收入微薄的摩的司机并不情愿交纳这批费用。一年后,这一组织救助制度不废而止。
  
  近年来,尽管仍有一些山区县市在默认三轮车参与营运,而更多的县市城区开始严查、禁止。资料显示,近段时间以来就有河南安阳市、广西桂林市、浙江杭州市等开展专项整治行动。
  
  长沙交通设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农村出行难的根源在于路况差、不畅通,归根到底是投入少。要彻底解决问题,当地政府部门要根据各地实际状况,从交通安全大局出发,加大投资力度,开通和延伸客运专线,将客运线路延伸到农村的主要村庄和路段,增加客运运力。合理安排客运运力,利用客运车来冲击三轮汽车的客源,使得农用三轮汽车无用武之地。
  
  “只要路通畅,壶瓶山的旅游就能火起来,游客多了,我就改行卖旅游产品。”三轮车夫李宽桥向记者嘀咕,“跑三轮摩的更多的是为了方便自己和亲友出行,收入太低,早想改行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