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一场马拉松式的调解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水口山巡回法庭开到家门口

  一场马拉松式的调解
  
  在赶往法庭的路上,我们的心还在悬着,因为有件案子放心不下,这是我们庭遇到的第一棘手案,当电话得知那边已经双方握手言和了,庭长韩新军连说:“太不简单了,这样的案子也把它调解了”,这场马拉松式的诉讼终于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简单案子复杂化
  
  对于群众的矛盾,我们经常的处理方式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复杂的案件简单化,这样有利于快速解决纠纷,但是什么事情都不能一刀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时候还必须把简单案件复杂化。
  
  2010年7月初,永州零陵区法院指派韩新军与我组成了新的水口山法庭,走马上任后,最要紧的是要快速处理一批积压的案件,另一方面就是要快速熟悉这陌生的环境。所以上任伊始就是往四个所辖乡镇,走访政府与村委会,拜访当地人民群众,最重要的是,每到一个乡镇都要前往最棘手案件当事人的家里了解情况。
  
  廖某与廖某是邻居,而且亲不过四代,因为相邻通行关系大打出手,曾经在前庭长老赵的调解下,虽然双方维持了现状,但是双方矛盾并没有真正化解,并且因为言语冲突而相伤,最终酿成一场新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原告廖某的妻子魏某与被告妻子肖某互殴并且滚入门前的土坡。魏某告到法院,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1500元,但是被告拒绝签收判决书,原告向法院申请执行,但是被告仍然拒绝签收执行通知书。
  
  我们驱车1个多小时来到双进村,让村支书帮忙找到了被告,并且了解了现场情况,被告方特别激动,我们耐心地进行解释,告诉他没经他同意下判决书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这不等同于调解,二是本案已经过了上诉期,拒绝签收视为送达,判决书是对被告权利的最好保护,如果认为自己受到损失,可向法院主张权利。经过一番劝解,被告终于签收了执行通知书。按照教科书上的说法,拒签法律文书视为送达,没有必要再亲自送达,但正如副院长杨继军所言,“好多案件假如你简单处理,就有可能让你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要让当事人的矛盾彻底化解,就必须让他们心服口服。”
  
  开庭时的闹剧
  
  十几天过后,被告终于来了法院,他不是来履行判决,而是写了一份长长的诉状,这正是我们“鼓动”的结果,我有点后悔,如果当初不告诉他可以另行主张权利的话,就少了很多麻烦,但也正是老百姓不了解程序,法官的解释又不到位,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上访。
  
  但既然告到法院,我们必须处理,这一棘手的案件分到了法官唐正旭的名下。
  
  9月8日第一次开庭,法庭上戏剧般的表演,传遍了法院每个角落,一是原告的父亲情绪特别激动,一听见对方说话就顿足捶胸,有好多次都走上原告席,直接把原告拉开,自己坐上去,这种情况下我们只好休庭,告诉他的权利义务。继续开庭后,他还是没有平静下来,一听见对方的辩论,还是脸红耳赤,大有怒发冲冠之势,在几次敲响法槌之后,唐正旭又只能宣布休庭,但是双方仍然在不断争吵,庭开到最后陈述,唐正旭一声休庭,本案下次继续审理。
  
  尽管庭审有些滑稽,但是始终充满人情味,这样当事人对我们法院没有敌意,而是充满着信赖,在执法过程中,耐心细致、充满爱心做好群众工作,就会获得回报。
  
  解决纠纷要情理法相融
  
  第一次开庭当事人父亲情绪太激动,听说老人又有病,只能再一次安排开庭。10月13日的第二次开庭来了很多人,包括原被告的很多亲戚,感觉气势汹汹,庭审前唐正旭特别叮嘱了亲戚朋友要遵守法庭纪律,这一次庭审很顺利,使大家看见了调解的希望。
  
  休庭调解阶段,双方亲戚先是帮着争吵,整个法院充斥着指责谩骂声,我们先做亲戚朋友的工作,我特别问及原来两家的关系,“远亲不如近邻”,亲戚朋友不可能管一辈子,只有两家和好才能过好日子。通过了解两家打官司前,关系不错,这伙亲戚也都是对方家里的常客,唐正旭通过情理法做工作,双方放弃了互相指责,有的长者开始站出来,做双方的工作,而原被告经长者批评,语气明显好转,但双方还是没达成协议。
  
  9点多开始审的案子一直开到了中午还没有达成协议,庭审只能结束,吃过饭后,唐正旭仍然没放弃调解,他以一位农民孩子的身份做双方工作,这时副院长杨继军也参与进来了,与双方亲戚交谈。其实案件很简单,判决下来1小时足矣,但是因为是邻里纠纷,如果没有从源头上、萌芽状态予以化解,那么就可能埋下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再爆发一场新的矛盾。通过反复的沟通,电话联系,特别在双方亲友的帮助下,双方愿意达成协议。
  
  第二天我们下乡,杨继军与唐正旭在法院主持再一次调解,当听见双方握手言和时,我们一行人心花怒放,因为一石二鸟,审理案件调解结案,执行案件自动履行。马来松式的调解终于落下了帷幕,邻里纠纷得到化解,但是我久久不能平静,觉得自己学到了经典教科书上没有的东西。(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法院法官 龚子平)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