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Parameter 2 to SyndicationDataQueries::posts_search()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 value given in /home/chinaleg/public_html/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Warning: Parameter 2 to SyndicationDataQueries::posts_where()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 value given in /home/chinaleg/public_html/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Warning: Parameter 2 to SyndicationDataQueries::posts_fields()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 value given in /home/chinaleg/public_html/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Warning: Parameter 2 to SyndicationDataQueries::posts_request()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 value given in /home/chinaleg/public_html/wp-includes/class-wp-hook.php on line 298
飞行员入行难过高考 为保职业须经轮轮筛选 | ChinaLegalBlog.com



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飞行员入行难过高考 为保职业须经轮轮筛选
媒体来源: 律师博客

就飞行员的招聘、培养、使用、流动等相关问题,我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

 

“高”考难难在上青天

 

  飞行员入行遭遇“万人过独木桥” 为保职业须经无数大考

  他们30岁刚出头,有的已经成为机长,拥有令人艳羡的年薪;他们驾驶着以亿元计的最先进飞机,身系数百名乘客的安危。飞行员——当今中国绝对金领职业,然而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其难度要远超被称为“过独木桥”的高考。在飞行员的职业生涯中,每年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高考”,一关不过,便有可能被淘汰出局。

  一口气“飞行”四小时  外教上课强调“自学”

  记者探访了位于顺义区天竺空港工业区的某驾驶员培训中心,透过中心外墙的树林,首都机场的飞机跑道近在咫尺。

  25岁的方舟和苏视峰是国航的两名年轻飞行员,最近一个月,他们都在该中心进行当上副驾驶之前的最后培训,也就是针对机型的专门培训。在培训中心,记者几乎听不到中文,老师基本都是老外,中国老师也全说英语,目的只有一个:让学员熟悉英语环境。语言能力的好坏,将决定他们是否能够当上飞行员。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该中心培训模式十分特殊。这是纯西方式的教学模式:没有黑板、台上没有老师、台下没有乌泱泱的学生,课堂永远都安安静静,你不会看到在中国的培训中心的上课场景。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工作间”,学生面前每人一台笔记本电脑,里面存有大量的学习课件,包括学习资料,飞机手册,也就是飞机每一个系统不同的工作方式,课件不仅有文字说明,还有动态模拟,老师坐在教室一角,如果学生有问题,老师将进行解答。对于这样的教学模式,即使在已经经历过国外飞行培训的方舟、苏视峰看来也有些难度,方舟说:“整个培训过程是一个半月,但真正用于学理论的时间就只有两周左右,你必须利用这两周掌握飞机的各个环节,因此学生必须得有能动性。”

  模拟飞行有眩晕感

  问:“起飞前检查单:飞行操纵,检查。”

  答:“检查。”

  问:“飞行仪表。”

  答:“检查。”

  问:“襟翼调定。”

  答:“形态2。”

  “机长”苏视峰和“副驾驶”方舟进行“起飞”前的安全检查,他们“驾驶”着空客A330模拟机将在空中飞行4个小时,“乘客”只有一位,就是坐在他们身后的老师。

  经过理论学习,学员们将进行模拟机的飞行训练,每次上课“起飞”之前,方舟和苏视峰都要进行以上这样的对话。模拟机训练是一堂十分令人兴奋的课程,方舟和苏视峰显得也轻松了很多。俩人钻进空客A330模拟机,分别坐在机长和副驾驶的位置上,准备飞行前的安全确认。

  一切就绪,飞机就要起飞,记者跟随着他们也来了一趟“空中”之旅。虽名为模拟机,但与真机的驾驶舱毫无二致,就是到了起飞环节,记者除了没有感觉到真机的压耳感,还真感到有些许眩晕。模拟机展现的是真实的场景,候机楼、廊桥、塔台、灯光、跑道……都十分真切。起飞后,记者看到“地面”上绿色的平原,升入“高空”后,眼前则是蔚蓝的天空,飞机降落与地面接触时,记者感受到一阵轻微的震动,与真机一模一样。

  培训中心老师表示,模拟机训练看似轻松,其实学来十分不易,每次上课都需要飞行4个小时,而且其中还将模拟各种不同的状况,比如紧急降落、故障排除等等。

  收费标准相当高

  该中心的学员来自于世界各个地区,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泰国等等,随着中国民航业的发展,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员数量渐增。

  培训中心总经理林国光介绍,非中国学员仅占学员总数的3%-5%,每年约有1200名中国学员在此学习。对于中国学员的涨幅,他表示,尽管没有精确的统计,但是从模拟机的数量上可见一斑,“中心成立之初只有两台模拟机,但是现在可以一次性同时启动4台模拟机,这样才能满足教学的需求。”

  林国光表示,学员中绝大部分是航空公司培养的准飞行员,培训费用已经包括在航空公司购买飞机时的费用里。如果学员并非来自航空公司,而是仅想通过学习获得飞行员执照,那么收费标准相当高,他说:“学员来培训之前必须具备一定资质,学习将以一个机组,即一名机长和一名飞行员计算,根据不同机型,培训费为5万-8万元人民币。”

  跳槽都是高薪闹的

  多种原因造成飞行员流动

  一边是飞行员数量紧缺,一边却频频出现飞行员与航空公司的劳务纠纷。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起淮告诉记者,仅去年一年他代理的此类纠纷就多达100余件,截至今年3月已经增加至150件。

  张起淮说,我国民航业发展迅猛,飞机需求量增加,航空公司也屡屡给飞行员丰厚的报酬,这对飞行员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因此频频出现因飞行员跳槽带来的与航空公司的劳务纠纷。此外有些纠纷则是因为航空公司在管理中出现问题带来的,“比如这名副驾驶明明已经够升为机长的资格了,但航空公司就是不给其升格,或者是因为人际关系问题,航线好、时刻好的航段不让某位飞行员飞,这种不公平也造成了纠纷的出现。”张起淮表示,多种原因造成目前飞行员的大流动,但这种流动处于无序状态。

  张起淮表示,为了限制飞行员跳槽,一些航空公司往往拖延与飞行员解除劳动关系的办理时间,有些两年都走不了,他说:“越是不让走,下家航空公司给飞行员开出的条件就越优厚。一个走不了、一个要不到,从而无形中抬高了这一行业的跳槽价格,也给那些不想跳槽的飞行员带来影响,形成恶性循环。每年我国都有两三百名这样的飞行员处于流动之中。”

  张起淮认为,飞行员面对的问题看似是飞行员与航空公司之间的博弈,但实际上是航空公司之间的博弈。

  

  转会费高达数百万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曾表示,由于培养一个成熟的机长需要8到10年,因此不少航空公司都在挖人,一个普通飞行员的“转会费”往往高达两三百万元。“转会费”在张起淮代理的飞行员与航空公司的纠纷中更高:“有的甚至高达500万元,实际上,航空公司培养飞行员的成本在210万元以内,更何况飞行员已经为航空公司服务了很多年,因此这样高额的‘转会费’非常不合理。”

  航空公司频用“外援”  全球飞行员大流动

  飞行员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培养飞行员却是漫长的过程。当前,我国民航业正以大步伐向前迈进,但是国内飞行员的数量十分紧缺。据了解,我国的民航业近年来以每年12%-14%的速度增长,飞行员短缺问题也在急速扩张中不断被放大。因此国内多数航空公司近几年招聘了大量外籍飞行员。根据《2010年中国民航飞行员发展现状调查报告》的统计数据,截止到2010年10月31日,持有中国民航局颁发的各类飞行员执照的24277人中,非中国籍飞行员达到1625人,占比6.69%。

  

  兰斯表示,对于一个航空公司来说,不可能看到飞机趴在那里无人驾驶,在现有国内飞行员不能满足的情况下,寻求外籍飞行员成为可能。“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中国,也是全球共同面对的问题。目前来说,全球飞行员群体是流动状态,不是仅限于某个国籍。”

  外籍飞行员日渐抢手

  前不久,春秋航空刚刚结束了赴西班牙的机长招聘,此次招聘可谓收获颇丰。今年1月,西班牙廉价航空公司斯班航空宣布倒闭,大批机长、飞行员失业,得知这一消息后,春秋航空立即启动外籍机长招聘计划,将招聘台搬到了西班牙。

  当来自中国的这个“饭碗”突然来到这些拥有丰富飞行经验的外籍机长面前时,很多人立刻向春秋航空投出橄榄枝。春秋航空总飞行师沈巍说,应聘者极为踊跃,投递简历的约60人,由于考核需用模拟机,但是模拟机的场次不够,因此只挑选了其中40多名应聘者进行模拟机操作,最后有29名外籍机长胜出。最终这批机长还需到中国进行中国民航局的相应考核,能拿到中国执照的估计在一半左右。

  从年薪上看,外籍飞行员的收入高于国内飞行员,他们拿百万年薪不成问题。而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受飞行员数量少的制约,不得不花高价引进“外援”。沈巍预计,航空公司自己培养的飞行员到2014年、2015年就能“出来”了,这样外籍机长的规模就将有所减少。

  上天要过三道“坎儿”

  语言关 须经过英语等级考试

  英语绝对是准飞行员们必须面临的第一个关口,因为民航局有明确要求,飞行员必须经过英语等级考试,否则将失去上岗机会。尽管航空公司挑选的准飞行员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英语水平,但是对于官方规定的飞行员语言要求来说,有些人还远远不能达到。不仅如此,在培训过程中由于使用了大量英语,英语不好的学员可能连学业都无法顺利进行,而这意味着他离真正的飞行梦越来越远。

  培训中心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来这里培训的学员并非每一个都能熟练掌握英语,因此课程往往需要延长,老师将增加一部分课程为学生强化语言能力。

  考试关 轮轮筛选 胜出者极少

  考试将伴随着飞行员的整个职业生涯,其频度非常密集。春秋航空总飞行师沈巍介绍,我国培养飞行员有三大方式:一种叫养成学员,从高中生里直接招聘到民航飞行学院,进行四年制的专门培训。另一种叫大改驾学员,包括“2+2”模式,也就是说航空公司在大学二年级学生挑选合适的学生学习飞行,大三开始学习航空理论,大四时到航校学习实践飞行;还有“4+1”的培养模式,也就是航空公司在大学四年级毕业生中招聘飞行员,然后再学一年实践飞行。

  这是一场脑力的较量,在一轮轮的筛选中,只有极少部分优秀者能够胜出。但是这样的磨炼才只是刚起步。沈巍说,从航校毕业后学员拿的是商务飞行员执照,学的都是小飞机的飞行,进入航空公司之后,学员们将面临商业航班,因此每一个学员都需要转机型,也就是说学习与机型配套的理论知识和飞行,就比如到培训中心培训。此外,学员们还需获得航空运输驾驶执照、系别等级执照、本场培训资格等,拥有了这些执照才能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沈巍说,从副驾驶升为机长还需6年左右时间,除了积累相应飞行小时,还必须取得运输航空驾驶员执照,这是更高一个等级的执照。

  当上副驾驶或者机长后,考试依然没有结束,飞行员每年都要参加航空公司的复训,也就是熟练训练和熟练检查。

  压力关 “四道杠”意味肩扛责任

  兰斯是上述培训中心飞行培训总监,他已经当了10多年的飞行教员,而在此之前兰斯是一名优秀的机长。在兰斯看来,机长不仅肩负着那“四道杠”的耀人肩章,更重要的是责任和压力。他说:“民航局对飞行员的身体素质要求非常高,因为驾驶飞机有风险,在其他行业可能身体方面的限制不明显,但是对于飞行员来说这是非常严格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做定期体检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们安全。如果要成为机长,背后的艰辛很多,他们无时无刻不处在压力之中,这份工作本身就是高难度、高挑战性的工作。”

  而对于像方舟、苏视峰这样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准飞行员来说,压力无处不在。他们都是大改驾学员,在进入培训之前,国航已将其送至美国学习了一年多,这在别人看来兴许是件美事,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如果在学习中不能很好地表现自己,肯定会影响到将来的工作前途。(张旭光 撰文 记者吴亭 记者 蔡代征/ 摄)

  

媒体来源:[文章]
(C) 律师博客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php - assumed 'php'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home/chinaleg/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aggregation-colors/single.php on line 80